*

upload_article_image

富权:民众党将要向刚性政党过渡?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台湾地区第十届“立法院”已经开议,刚成立的台湾民众党一跃成为第三大党,并成立了党团,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头上再加上一个“不关键少数大党主席”的光环,正踌躇滿志地向“二零二四”进军。但民众党是一群乌合之众,拉杂成军,党纲也是东抄西并,缺乏灵魂。如果不加以强化改造,将难以达阵。党主席柯文哲可能正为创党时的“柔性政党”定位而懊悔,当然这是受到当时的政治环境及柯文哲本人的政治视野所限。因此,柯文哲似乎是要将台湾民众党转型为“刚性政党”,并从组织路线及政治路线两方面入手。 

在组织路线方面,柯文哲要健全及强化民众党的党务运作,为了统合党部、党团、市府及党校,在其亲信蔡壁如坐镇“立法院”的基础上,再派出一心腹、市长室聘用研究员陈建璋担任党部的副秘书长,在襄助秘书长张哲扬的同时,负责沟通协调、调和鼎鼐各组织间的运作,以至是国际事务。实际上,陈建璋的学历相当出色,在英国、美国都有学位,对国际政经情势有相当程度研究,曾经任职台北市政府的国际事务组等多个单位,二零一九年柯文哲访美时的行程,就是由他居中牵线,表现出色。陈建璋也曾参与民众党党章、制度的规画拟定,并帮助柯文哲分析时事、推估局势发展,是柯营高层作决策时相当重要的参考依据。另外,柯文哲不少专访的谈参、拟答甚至到重要公开场合的演讲稿,如访日、“双城论坛”等,连选举时擘划施政理念的演讲稿,都是由陈建璋在幕后操刀,因此将他安排到党部协助秘书长张哲扬是相当适当的安排。而党部未来将有组织部、国际事务部、智库、党校等编成,组织部由蔡壁如负责,其他部分就将由陈建璋扮演黏着剂的角色,让人力、资源能更有效运作。 

组织路线的另一层次,是参考民进党培养政治人才的其中一个方式,从“立委”助理抓起。实际上,民进党现在不少“立委”,包括“立法院”副院长蔡其昌等,此前都是“立委”助理。现在民众党也是采取这种办法,而且更是在落选“立委”候选人中直接招揽。如参选新北市板桥区“立委”落选的吴达伟,出任“立委”高虹安办公室主任;曾经在台北市“立委”补选中折戟的党发言人陈思宇,则转任“立委”丘臣远的办公室主任。过往操盘柯文哲脸书的幕僚柯昱安,也转任民众党“立法院”党团副主任,主要经营媒体关系、党团形象等,一步步地培养人才。这除了是因应民众党受制于“柔性政党”定位而暴露出来的人才荒,而不得不“就地取材”之外,也是养育人才的便捷方式。而且与民进党的“立委”助理多是在大学毕业后就直接走进助理办公室相比,落选“立委”毕竟经受过民主洗礼,因而较为“接地气”,较有群众基础。 

不过,这与又称为“列宁式政党”的“刚性政党”的“群众—阶级—政党—领袖”的组织形态,仍然具有较大的距离。实际上,民众党等同于柯文哲,就像亲民党等同于宋楚瑜那样,就是一个人的政党。而向柯文哲敲响警钟的是,宋楚瑜虽然曾经多次参选“总统”,但亲民党的政治实力却在持续消退,直到现在的陷于泡沫化。尽管主客观原因很多,但其中的一条,就是当初宋楚瑜在创建亲民党时,将其定位为“柔性政党”。这就让宋楚瑜在历次“总统”大选中,缺乏中层与底层的厚实力量,因而再闪亮的政治明星也都难以充分发挥其政治能量。而且,今后的选举形态,都将是“总统”选举与“立委”选举合并进行,这就决定了“总统”候选人必须带动党籍“区域立委”候选人的选情,反过来“总统”候选人也必须得到党籍“区域立委”候选人的气势支撑,才能建构“母鸡带小鸡”的双向态势。但环顾民众党的“区域立委”人才,仍很“凋零”。实际上,在今次“立委”选举中,民众党固然是获得五个议席,但全部都是“不分区立委”,提名十七名“区域立委”候选人却是“全军尽墨”。这对柯文哲的“二零二四之梦”,颇为不利。 

文章说,在政治路线方面,民众党仿照作为“刚性政党”的国民党和民进党成立党校的方式,也抛弃了“柔性政党”不设党校的惯例,成立了自己的党校--“台湾民众党国家治理学院,并于本月二十二日举行开学式,以强化党组织,及宣传民众党的核心价值。据说,在“立委”选举的过程中,柯文哲就感受到民众党虽然网络声量高,但整体组织性仍不够完整,于是在大选后就决定着手建立党内人才库,让党永续、稳健发展,因此才有了“国家治理学院”。除了宣扬理念,以补强党纲的论述不足之外,也将会找来各行各业的专家、学者来授课,让民众党进一步能扩大组织基本盘。“国家治理学院”目前以每周上一次课方式进行,且闭门授课,也只有党员才能够参与;但现在属初期运作阶段,未来仍有调整空间。上课内容则采分级方式,下至基层党员的选战教学课程,上到参选县市首长的领导课程都有,目的在于借由分层化,循序渐进培养党内人才。“国家治理学院”真正的目标,就是为民众党储备选举人才;理念相近的学员经过培训,都会是二零二二年的地方选举,及二零二四年的“总统”和“立委”选战中,优先锁定的候选人或幕僚。 

既然是要成立党校,也既然是要补强党的政治论述,就必须建立党的核心理念及行动指导方针。这就引发人们奇想,“国家治理学院”的课程是否会有毛泽东思想?实际上,柯文哲本人就是毛泽东的崇拜者,并曾醉心于毛泽东的理论。他早在行医到大陆推销叶克膜时,曾要求专门到延安参观;在出任台北市长到上海出席“双城论坛”时,也曾专程到中共“一大”会址参观,因而对毛泽东的一些战争理论似有心得,而且有时也顺口抛出一句毛泽东的名言。因此,在民众党的党务建设及未来的两场重要选战中,可能运用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比如,在县市议员选举中,大打“人民战争”,并结合游击战术;在“总统”大选中,实施“集中精力打歼灭战”的战略战术等。 

此前,民进党就曾经运用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制定“地方包围中央”的战略,从夺取县市长入手,最后夺得“总统”大位。柯文哲可能也会如此。但相比起来,民众党可能没有夺取县市长的条件,只能是从县市议员入手。 

但现在柯文哲就面对一个重大缺陷:他虽然是台北市长,但在台北市议会内没有“执政党”--因为民众党是在包括台北市议员在内的“九合一”选举之后才成立的,因而错过了台北市议员的选举,从而使得掌政的台北市政府,没有执政党市议员“保驾护航”。此必须在二零二二年的地方选举中补强。否则,民众党连台北市议员也选不好,那柯文哲在二零二四年“总统”大选中的选情,就将会被扯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