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收钱 赤的疑惑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公布新一年度《财政预算案预》,预算案最大的卖点是向明年3月底前满18岁永久居民派一万元,涉资711亿元,小市民大声叫好,政党亦很难反对。而同样惹人关注的是,政府大开水喉,令到来年赤字升上1391亿元。

预算案的派钱措施,主要有几个考虑。第一,全民派钱,省时省力。陈茂波在2018年预算案曾有限度地向18岁以上、没有受惠于预算案的市民派发4000元,由于限制条件多多,政府要经过重重审核,结果搞了一年多才派钱给市民,坊间怨声载道,很多市民批评政府“派钱都派得衰过人”。当时的决策思维是一种纯理性的考虑,认为有些人已因预算案的其他派糖措施而受惠,没有理由重复派钱给他们,所以左筛右筛,筛出那些完全未有受惠的人群,选择性地派钱给他们。问题是要向以百万计的市民派钱,又加上众多的条件,一年多之后能够派到钱,已属万幸。这是典型的“思维洁净、做事迟缓”政府行为模式。今次划一向18岁以上的市民派发,较省时省力,因为入境处已有合资格市民的数据库,只待政府和银行的电脑系统对接,7月初接受申请,最快在暑假时已可发放出来。

第二,逆周期措施。听财爷的表述,这次派钱不纯粹是让市民开心一下,而是一个在经济下滑中的逆周期措施。希望疫情过去之后,市民可以运用手上的钱,在本地消费,令雪崩式的本地零售消费可以受到刺激反弹。政府当然没有办法硬性规定收到钱的市民一定要在本地消费,有人会出外旅游,也有人会把钱存下来,但只要政府有心推动,在疫情过后,在暑假之时,是有机会谷起本地消费,阻断经济无底下滑的趋势。

我记得2003年沙士爆发的那一年,时任财政司司长的梁锦松,因为害怕赤字扩大,港元会被追击,在预算建议公务员减薪4.8%,那情景我仍然历历在目。因为就在梁锦松公布预算案前一天,我去了他的办公室采访他。事前得知公务员会减薪消息,我感到很错愕,我问他为什么减薪4.8%,他说《基本法》内列明回归后公务员的待遇和服务条件将维持不变,他怕会受到司法复核挑战政府减薪是改变公务员的待遇,所以就减4.8%,这是回归以来公务员累积的加薪幅度。我当时觉得这个情况很糟糕,会激起公务员的强烈反弹,因为公务员工资加减,主要是参考私人机构员工的薪酬趋势调查,不是政府凭空决定。再者,当时香港经济正在急速下滑当中,公务是香港最大的雇员群体,对他们大幅减薪,会令到本地消费有进一步的收缩效应。那次的公务员减薪,亦令到公务员成为2003年7月1日大游行的主力。

经济学有一套理论,就是在经济环境差的时候,政府要出逆周期措施,就算有财赤,还是要花钱撑起经济,而不是在经济差时收水。

第三,赤的疑惑。今次全民派钱要用711亿元,再加其他寛减措施,合共要用1210亿,令下年度赤字高达1391亿元,等于本地GDP的 4.8%,超越了一般西方国家财赤要控制在GDP 3%或以下的要求。

回看香港回归之后的历史,2003年及2004年,香港经济快速衰退,令到财政收入减少,这两年的财赤都去到GDP的 4.8%。这又回归到上面所讨论过的,如果加大财赤可以一定程度上刺激经济,减缓经济下滑的速度,会有减少往后财赤的作用。假若不愿花钱,或者花钱花得不到位,经济衰退将更加严重,财赤只会越来越大。

其实,财赤的关键不是一次性的派钱开支,而是政府正在年年急增的经常性开支。过去5年,教育等政府三大开支项目累计支出增加50%,上年政府经常支出增加22.2%,来年经常支出增加16.9%。到政府真是无钱时,可以不派钱,但经常开支却很难减下来。结论是在如此悲惨环境下,财爷对全民派钱是必要之恶,但如何长远控制经常开支,却是整个政府要面对的问题。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科研与神科

自从回到娘家有线工作,主持和监制了多个生活时事教育的清谈资讯节目。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