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安宫牛黄丸应付新疫症 为何古代“牛黄”珍贵?

古代没有人工牛黄,不是有钱就能够有。

新型疫情持续肆虐。内地为了应对疫症,中药受命“担大旗”。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分别四次,将安宫牛黄丸列入新疫症诊疗方案,受到多方关注。据内地诊疗方案,对重症病患者推荐一些中药处方,并建议以安宫牛黄丸送服。

安宫牛黄丸属于中医方剂的“开窍剂”,出自清乾隆年间著名温病学家吴鞠通的《温病条辨》。它由12味中药组成,主要功用为清热开窍、豁痰解毒,是用以治疗温热病热陷心包,中风昏迷,小儿惊厥的方剂,症状为神昏谵语、烦躁不安等。

安宫牛黄丸 (网上图片)

据内地传媒指,吴鞠通在研发了安宫牛黄丸后多年,于乾隆五十八年时一场大瘟疫中应用此药,解救数十人,从此名声大噪。长久以来,安宫牛黄丸的成份有牛黄、犀角、郁金、麝香、黄连及雄黄等,当中以牛黄及犀角成份较主要。由于现代犀牛角因是保护野生动物被禁,故今时今日的安宫牛黄丸,以水牛角代替。

在未有“人工牛黄”的古代,“牛黄”十分珍贵,原因在于它是牛的胆石。据《中国药典》的记载,宰牛时,如果发现有胆结石,即滤去胆汁,取出胆结石,除去外部薄膜后阴干使用,就是“牛黄”。古人很早就了解牛黄的药用价值,但胆石并非每头牛都有,故“天然牛黄”相当珍贵。

牛的胆结石 (网上图片)

除了“牛黄”我们较为熟悉,在中药当中,也有多款来自动物结石。明代郎锳在《七修类稿·狗宝马黑》表示:“今药店医人,俱知牛黄、羊哀、狗宝三种之药”。这里说的“羊哀”及“狗宝”,就是羊名狗的结石。结石作为中药材,还不止以上所说,明代著名医学家李时珍记载:“牛之黄,狗之宝,马之墨,鹿之王,犀之通天,兽之鲊答,皆物之病,而人以为宝。”

《七修类稿·狗宝马黑》(网上图片)

由于动物结石一般情况都不会生成,一般是有了疾病才会有,还未有人工合成法提炼之时,这些动物结石都是稀有东西。宋代董弅著有《闲燕常谈》中,就记载一个朝廷征收牛黄的故事。

据载,宋徽宗政和初年,朝廷下令全国各地征购牛黄。指标层层分解,每个府每个县都有任务。因为,朝廷给出的期限很少,“州县百姓竞屠牛以取黄”。由于在没有机械化的古代,牛是极其重要的生产工具。一旦杀了牛,成功取了黄,也还算好。但很多情况下都是牛杀了,结果没有黄,很惨。

牛在古代是一重要生产工具,图为《清明上河图》牛拉车 (网上图片)

于是,山东的一个小县令汝霖就想了一个方法,向上级部门汇报时说,当牛遇到有疫气的年份才会生病,才有结石有牛黄。当今皇上英明,太平盛世,牛都强壮健康,无黄可取。这样的话,如果收到牛黄,那就代表皇帝不好了。所以,这个县的收购任务取消,百姓都对县令感恩戴德。

当人工牛黄提炼出来后,牛黄在上世纪70至80年代,成家庭常备的中成药之一,每当民众有便秘、口腔溃疡、牙龈肿痛、脸上起暗疮等这类自觉“热气”症状,大多都会用牛黄解毒片“降火”。但因为牛黄被指有副作用,加上有其他成药取代,今时今日普及性不如以往。

最近安宫牛黄丸在内地火热起来,但内地传媒指,安宫牛黄丸含有的雄黄、朱砂都有毒性。雄黄的主要化学成分为硫化砷,长期服用会砷中毒,而朱砂的主要成分为硫化汞,则可致汞中毒。内地不少中医学者都认为服用安宫牛黄丸要小心,服药前还是先请教医师,不要药石乱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