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嘉靖帝是明是昏? 四万蒙古骑兵揭露“中兴”谎言

历史上很多皇帝在位初期励治,晚年判若两人。

嘉靖帝朱厚熜为明朝第十一位皇帝,在位四十五年,是明朝在位时间排名第二的皇帝。后世对嘉靖帝评价截然不同,有人认为嘉靖帝是中兴之主,甚至堪比汉武帝,但也有人说他昏庸老朽。

明朝史上有两大耻辱,第一个是土木堡之变,明英宗率领五十万大军御驾亲征,结果全军覆没,自己还被瓦剌人活捉。第二个就是庚戌之变,这事件了解的人不多,这项耻辱的主角正是明世宗朱厚熜。

嘉靖帝明世宗朱厚熜画像 (网上图片)

嘉靖帝在位初期,一直忙于“大礼议”,为自己的生父争取名分,追朱祐杬为“皇考”,以孝宗为“皇伯考”,与群臣政治斗争,结果罢黜、拷打二百人,杖毙十数人。此外热衷道教活动,每日炼丹修道,很少上朝与大臣沟通交流。嘉靖帝对朝政的掌控没有丝毫放松过,王世贞《嘉靖以来内阁首辅传》载:他“虽深居渊默,而张弛操纵,威柄不移。”嘉靖帝通过内阁掌控朝局,显得他很聪明很有手段。

但是有不少人认为,这种管理方式使得严嵩严世蕃父子专权,不够灵活得在处理纷繁复杂的边境事务时,最终令明朝出事。据《明史纪事本末》记载,嘉靖二十九(公元1550年)八月,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率领四五万骑兵,越过明朝要塞宣府,从古北口杀入,“围顺义,长驱直入”。此后,俺答汗的主力逼进通州,“大掠密云、三河、昌平诸处”。

明朝军队 (网上图片)

嘉靖帝接到奏报非常震惊,因自从土木堡之变后,明朝再没有发生过被外敌兵临城下之事。兵部尚书丁汝夔奉命布置城防,但此时此时严嵩执政,明朝军备废弛,昔日战斗力强悍的三大营,“禁军仅四五万,老弱半之,又半役内外提督大臣家不归伍,在伍者亦涕泣不敢前。”嘉靖帝只好下诏,让天下兵马入京勤王。

俺答汗并没有率军攻打北京,他的目的不是推翻明朝,而是在京城附近四处劫掠:“大掠村落居民,焚烧庐舍,火日夜不绝”,“火光烛天,德胜、安定门北,人居皆毁”,通红的火光照亮了北京城之夜,连宫中的嘉靖也感到“震惧”。而更让他生气的好戏,还在后头。

明朝军队 (网上图片)

勤王大军陆续抵达北京附近,人数已达十多万,嘉靖帝加封仇鸾平虏大将军,统领各路人马。但是仇鸾不敢与蒙古骑兵作战,反而在民间劫掠:“鸾兵往掠食诸村落。”俺答汗率领大军撤退时,与仇鸾的军队遭遇,结果“鸾出不意,仓卒几不能军。敌纵骑蹂阵而入,杀伤千余人,几获鸾”。

为了让俺答汗撤退,嘉靖帝认为“苟利社稷,皮币珠玉非所爱”,决定与俺答汗通贡。俺答汗在京城附近劫掠十六天,“诸州县报所残掠人畜二百万”,率领十几万大军的仇鸾向皇帝“报功八十余级,以捷闻”。庚戌之变暴露了明朝统治存在严重问题。事后,嘉靖帝处死了兵部尚书丁汝夔,成为了替罪羔羊。

国立故宫博物院藏世宗肃皇帝御容 (网上图片)

世宗在位前期多番改革,锐意图治,颇有作为,时称嘉靖中兴,但他受人诟病其实也多,除了“大礼议”事件,到了中后期也无心朝政,使严嵩父子专权。在宫中,世宗也暴虐无道,因为虐待宫女,导致宫女发动壬寅宫变,险些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