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同舟人基金赞助中药香囊助避疫 街坊:派得及时
upload_article_image

【香港逆行者】系列5 看不见敌人的战“疫” 爱能战胜一切

家人亲人一直都是最强的后盾与力量。

上战场,论的就是生死。作为前线医护,面对敌人不是有形的枪炮,而是无形的病毒。为了家人及病人,医护必须要生存,才能成为最终的胜利者。陈真光医生在2003年在“沙士主战场”面对敌人后,没想过17年后的今天,疫症会重来:“美国有专家在沙士后,与我们分享时都说,那么厉害的疫情不会再来的了,真意想不到今天再有类似疫情。”

陈真光医生在沙士期间,带领“Dirty Team”,更自愿去“重灾区”玛嘉烈ICU (本网记者摄)

作为著名呼吸系统科专科医生,最近的新冠肺炎疫情陈医生也有密切留意,每当遇见病人肺部CT Scan (电脑断层扫描)有“磨纱玻璃”的肺炎征兆就相当着紧。幸好,因应香港面对过类似疫情的丰富经验,陈医生的心情不至于17年前沙士时那么恐慌:“当年沙士爆发初期对病毒不熟悉。2002年尾了解到广东有不名肺炎,但不以为然。”过了一段时间:“沙士病毒有如《异形》,不知道何时夺取你的性命!”

陈医生每遇见病人肺部CT Scan有“磨纱玻璃”肺炎征兆,就相当着紧 (本网记者摄)

一些标志性的日期,陈医生永世不会忘记:“最记得3月12日,突然有23名员医护人员病倒......过了两天,世卫将这不明肺炎冠名为‘沙士’,当天,患病员工已经有47人。”陈医生说,当时医护人员已经作飞沫防护,但对沙士还未够了解。结果,沙士由医院,到社区爆发。

陈医生说,当时医护人员已经作飞沫防护,但对沙士还未够了解 (资料图片)

疫情战争的硝烟越来越浓。陈医生作为玛丽医院成人深切治疗部顾问医生,自愿带领“Dirty Team”,之后再自动请缨到“沙士医院”玛嘉烈的深切治疗部。病人一窝锋进来。又见到同事一一倒下,陈医生没有一刻想逃,而是迎难而上:“当时全城恐慌,只有医护人员可让市民依靠的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军人上战场有死亡准备,当年的医护,包括陈医生都是一样:“我自愿过去玛嘉烈,直情与家人say goodbye了。”没有任何东西比生命更重要,病人如是,前线医护如是。所以好好保障自己,在战场中生存回来,成为了这场战“疫”中,医护人员的重要指标。

陈医生回忆当年在“Dirty Team”长期隔箩工作的她,家人短短的电话问候成为重要精神支柱 (本网记者摄)

每天面对死亡压力,陈医生最难忘窝心的就是家人的支持:“时间很忙很累,只是间中只与他们通通电话,但他们在电话中会说:‘你放心吧!我们可以照顾自己的!’、‘你继续努力!你万事小心!’”虽然只是寥寥几句,但含金量足以令陈医生回味时感动得上了心头,淌下泪来:“因为他们令我觉得,我做的所有东西,他们都引以为荣。”家人,永远都是任何人的最强支柱。

家人的鼓励与支持,陈医生最难忘窝心 (陈真光医生提供图片)

“当疫情差不多完结,解除了危机,我们可以回家。当我回家后那一幕,小朋友及丈夫对我那种窝心,对我来说非常感动。”陈医生回家时,家人为她安排连串活动,更令她难忘:“在那几个月的日子,虽然我感到自己,在精神上及身体上的消耗,好像老了三年般,但小朋友好像一夜间长大了。”丈夫及小孩的体贴,让陈医生了解到,家人以她在沙士那段艰辛的日子的贡献,是感到自豪骄傲。

疫情危机解除,陈医生离开“Dirty Team”回家,家人为她安排连串节目,令她最感动窝心 (陈真光医生提供图片)

疫情危机解除,陈医生离开“Dirty Team”回家,家人为她安排连串节目,令她最感动窝心 (陈真光医生提供图片)

当年的抗疫,彰显医护的勇气和专业精神。除了家人的谅解和支持,更多是社会各界的关怀,成为了战胜疫情的最强后盾。今日再面对新疫情,陈医生也抽时间去玛丽医院参与义工门诊,在自己的岗位尽力齐心抗疫:“我只要有小小可以贡献到的,我都愿意帮助,要我扫地打杂我也可以。”

陈医生很有信心,香港是可以战胜疫情 (本网记者摄)

虽然现阶段疫情继续,但陈医生很有信心,香港是可以战胜疫情:“当然现在我们还未见到直路,但政府及市民都要上下同心,不要太多疑问、惊慌及指骂。”作为处理严重疫症的过来人,陈医生也向前线医护提供工作锦囊:“不要花太多时间去害怕,反而多点时间去熟习工作环境,熟习个人保护装备。”战胜疫情,要“全民皆兵”,只要每个人将自己的事情做好,香港一定会走出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