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满清入关 南明为何还认为可联清平寇?

信息闭塞,错判形势,由崇祯帝起,至清兵进军至南京,政权才醒。

1644年,闯王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祯帝在煤山自缢,明军只余下山海关这个最后孤立要塞。山海关守将吴三桂不降,李自成于是同年亲率大军征讨,双方展开激战,结果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农民军全面溃败。

网上图片

清朝入关后,轻而易举占领北京周边,压制关内反对者,成功入主中原。这时,明朝残余势力拥护朱由崧为帝,建立南明小朝廷。但当南明建立后,弘光帝却主动向清朝送礼,为何这样?

据当代历史学家顾诚的《南明史》所载,由于当时交通落后,信息闭塞,南明方面对于清朝、吴三桂之间的关系并不清楚,还以为吴三桂向清朝借兵,然后击败李自成,收复北京。于是朝中官员纷纷建议,派出使者联络吴三桂,同时与清朝建立关系。

网上图片

顾诚引用清代汉族大型丛书《学海类篇》引述当时大学士马士英的上疏,认为“吴三桂宜速行接济,在海有粟可挽,有金声桓可使;而又可因三桂以款虏。”至于左都御史刘宗周也上书,“亟驰一介,间道北进,或檄燕中父老,或起塞上夷王,苟仿包胥之义,虽逆贼未始无良心”。可知当时南明方面,除了几个中下级官员,全都提议遣使北上,包括兵部尚书史可法。

南朝众臣建议派遣使者北上的目的就是“联虏平寇”。“虏”指的是清朝,“寇”指的李自成的农民军,也就是说南明打算借助清朝力量对付李自成。《南明史》载,史可法于六月间上书:“伏乞敕下兵部,会集廷臣,既定应遣文武之人,或径达虏主(即顺治帝),或先通九酋(即多尔衮)”,“庶款虏不为无名,灭寇在此一举矣!”

影视中的李自成 (网上图片)

无论马士英,还是史可法都主张“联虏平寇”。于是,南明派左懋第、陈洪范、马绍愉等人组成使团北上。文章引述清道光年间李聿求撰的《鲁之春秋》,指当时他们带着:“祭告梓宫文及通清虏御书、颁臣民圣谕、吴三桂等诰券”,白银十万两、黄金一千两、绸缎一万匹。使团目的共有三个:“前往北京谒陵,祭告先帝;通谢清王,并酬谢剿寇文武劳勋”。

然而,结果却让南明方面失望。北上使团不仅遭到清朝羞辱,左懋第还被囚禁于北京,而陈洪范则暗中降清。消息传到南明首都南京,不少官员都看透了清朝野心,虽然史可法也意识到危险,但他依然将李自成作为心腹大患,幻想着与清朝达成和议,共同对付李自成。

影视中的李自成起义军 (网上图片)

同时,多尔衮直接给史可法写了一封信,信中口气咄咄逼人,首先他否定南明的正统性,再要求南明无条件归顺,否则兴兵讨伐。史可法接到信后,也写了回信。信中史可法语气非常软弱,他首先为南明朝廷的正统性辩解,接着反复表示,愿意和清朝结盟,“连兵西讨”。

无论古今,任何谈判都是以实力为基础,南明朝廷虽然占半壁江山,但内部矛盾重重,根本不能一致对外。相反清朝入关后,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统一天下,南明依然浸淫在“联虏平寇”的幻境之中。公元1645年二月,多铎率领大军南下,兵不血刃占领南京,南明弘光朝廷即土崩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