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蝗虫群攻官府啃画像人头 史载异象有启示

各种异象在正史中均占据独特地位。

蝗灾历史常见,而史上最诡异的一次,必要数到唐朝末年的淮南扬州蝗灾,很不寻常,在《旧唐书》及《新唐书》都有记载。

据《新唐书》记录唐僖宗光启二年(公元886年),蝗虫侵入扬州大都督府署:“淮南蝗,自西来,行而不飞,浮水缘城入扬州府署,竹树幢节,一夕如翦,幡帜画像,皆啮去其首,扑不能止。旬日,自相食尽。”《旧唐书》记载大致一样。

莫高窟中描绘安史之乱后唐军的壁画 (网上图片)

当时扬州大都督府是唐末风光一时的大将高骈的府署。史书记载着这群蝗虫冲到去,行动诡异得它们以走代飞,沿着城墙爬入扬州府,除了快速啃光树木,更尽往旗帜上、画像上扑去,最终旗帜、画上头像全吃清光。然后蝗虫互食,十天食后死尽。

这样匪夷所思的记载,与中华文化“天人感应”应有关系。据《旧唐书》载,发生蝗灾前一年,高骈府第中一道隋炀帝时造的“中书门”无故自坏,也许应是警号。次年蝗虫就来啃头像。从历史记载来看,这是高骈从功臣变叛臣的变奏。

唐代军队壁画 (网上图片)

高骈曾是晚唐名将,出生禁卫军世家。他年轻时是右神策军都虞候,功夫了得,曾射下并飞双雕。早年他建立许多奇功,如戍守边疆时制止党项羌族叛乱,又一战打败蛮兵收复安南,攻克云南蛮族,治绩也好受歌颂。

高骈的军功和治绩,受唐懿宗赞赏,到了唐僖宗仍受朝廷倚重。当时王仙芝、黄巢之乱起,高骈均打败他们。僖宗赞赏高骈,赋予他诸道行营都统的大军权和盐铁转运使的经济大权,升为杨州大都督府长史,节度淮南。后来进位同平章事,即同宰相。

高骈到了淮南,建造坚固扬州城垒,招募军旅得锐士七万,威振一时,传檄号召天下之兵共讨乱贼,皇上倚以为重。可惜他得到了富贵后却起异心,扬州府就是高骈从功臣变为叛臣的转捩点。

《懿德太子墓壁画》中的唐代军人 (网上图片)

 

早年,黄巢乱贼要强渡长江时,朝中议政时,高骈起了歪念,曾想趁国家濒危之际不出兵,纵贼逼京,惊骇朝廷,作为自己求富贵的本钱。后来虽被点醒,但他对付黄巢时却想独揽功劳而中了黄巢之计。当时巢兵中染疫非常多,失去战力,黄巢使诈向高骈乞求归命朝廷。高骈回奏朝廷“贼已破,不须大兵”,让数万赴淮南义兵班师而回,错失收伏乱贼之机。黄巢知道大军离开,马上乘胜渡长江发动进攻。

黄巢贼兵朝两京进攻时,朝中派使节频催高骈讨伐,高骈不发,眼看两京被攻陷。光启元年(公元885年),僖宗避难四川,还是对高骈寄予厚望,给予厚恩,屡屡下诏催他出师。高骈在扬州起了异心,想兼并两浙,阴图三分天下。《新唐书》论高骈:“都统三年,无尺寸功,幸国颠沛,大练兵,阴图割据”。

僖宗看透高骈无赴国难之意,乱事严重,就以增爵方式,收回他都统的兵权和盐铁转运使之职,并改令王铎代为统都,领军出讨。高骈既失兵柄又落利权,失势后威望顿尽,开口大骂。他屡次上奏章,用词不逊,污辱要挟皇上,冀望恢复过去大权。

唐僖宗画像

次年春,朝廷收复京城。高骈悔恨万状,这时遭部下多人背叛,又受牙将吕用装神弄鬼,沉迷假神仙道术,建造迎仙楼,政事不管,全交给吕用。吕用得了权,淫刑重赋,扬州不治。

《旧唐书》载,光启二年九月,扬州地方下“鱼雨”,府署落下陨星,遍地火光。十一月连连雨雪,阴晦天气持续到次年二月。农作物连连歉收,食物价格高涨,饿死多人,尸骸暴路随处可见。就在此时,文章早前说的蝗虫大军攻入高骈扬州府。再到次年,毕师铎攻陷扬州,高骈被叛将囚禁,后来被黄巢旧党降将秦彦派人砍下了头。

所以,史书写的那群蝗虫大军所为,是给末路叛臣的预言:高骈之类乱世的变节叛将,都不得好下场,和蝗虫自相残食死尽没有分别。汉代大学问家刘向认为,蝗灾对应贪婪、暴虐的人事而来。蝗虫带来的天人感应之征兆,迫在眉睫,高骈丝毫不悟,封死自己的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