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李尸朝鲜》丧尸抗倭取自壬辰倭乱 史实明军援朝解危

《李尸朝鲜》(《尸战朝鲜》)内容上,还有不少史实是来自中国明朝。

今年年初起疫情爆发,公众活动少令不少人赋闲在家看电视解闷,刚巧有一套以朝鲜王朝为背景的韩剧热播。这套以疫病袭击朝鲜半岛为主的剧集,看似架空历史,但显然有根有据,化用了不少朝鲜王朝(1392-1910)的历史故事。开首讲的时代背景,就与发生在明代万历年间的“壬辰倭乱”相似。

网上图片

在历史长河中,没有任何两个地方的关系会如同中国和朝鲜半岛之间那样绵延久远且纠葛复杂。自商代最后帝王商纣王的叔父箕子,在武王伐纣后被武王分封于朝鲜,建立“箕子朝鲜”或“箕氏侯国”起,中国与朝鲜半岛历经三千年交往史。期间,两国关系于征服与臣服间交错,当中最直接跟朝鲜半岛所扮演的被征服者有直接关系的,就是汉武帝时期以及元朝时,中原政权都曾将朝鲜纳入中国领域范畴。

明代《坤舆万国全图》朝鲜半岛部分,注释写为箕子封国,汉唐皆中国郡邑,今为朝贡属国之首 (网上图片)

元朝时的朝鲜半岛高丽,先为元朝的内属国,后被元朝改为“征东行省”,就是为了忽必烈征伐日本而采取的举措。直到元末公元1356年,高丽恭愍王才重新掌握统治权。不久后的公元1388年,高丽国王趁明朝初建,国力恢复时,责令都统使李成桂进攻辽东高句丽故地,李成桂却发动政变,于公元1392年罢黜高丽国王,自立为王建立政权。李成桂将两个待选国号“朝鲜”、“和宁”上奏明朝太祖朱元璋裁定,朱元璋御笔钦定为“朝鲜”,取其“朝日鲜明”之意,史称“李氏朝鲜”。热播韩剧《尸战朝鲜》,大抵按这个取名(后来因为名字惹起不少韩国人反响,所以剧集改名为《尸战朝鲜》)。

剧中庶子出身王世子李苍 (网上图片)

这套韩剧故事主线为,在某年朝鲜国王去世,年轻的王妃赵氏与其父领议政赵学州为了继续独揽大权,让医官使用“生死草”的植物使国王“复活”,却令国王变成“丧尸”状态。这样,赵氏一族就可拖延时间,让宣称怀孕的王妃顺利生下元子。这时,庶子出身王世子李苍,则被贬至远离汉阳的东莱府。此后的故事,便围绕王世子率领众人对抗不断扩散的丧尸瘟疫而展开。

在剧中,疫病从东莱开始向尚州等地蔓延,剧中的东莱府使曾利用丧尸军队来对抗日本,成功阻拦日军北上,这部分借用史实中“壬辰倭乱”的爆发路线。据载,于公元1592年四月,日军进攻陷没釜山,占领东莱府并一路北上。直到年底,明帝国军队介入,入援朝鲜,战局才开始改变。

剧中赵学州建议以丧尸军队对抗倭寇,以牺牲全村的代价阻拦日军北上 (网上图片)

“壬辰倭乱”为何发生,在于当时朝鲜半岛的对岸日本刚结束内战,当时最高统治者丰臣秀吉,向来有野心称霸亚洲,早已定下入侵大明帝国的计划:先派兵占领朝鲜,然后自己渡海去大明国留居宁波,再往后占领天竺,再派养子丰臣秀次占领大明首都北京,并奉正亲町天皇迁都北京。

朝鲜画卷描绘日军在釜山登陆情形 (网上图片)

丰臣秀吉称霸亚洲计划第一步,于公元1592年和1597年两次入侵朝鲜,明朝当时的皇帝万历帝明神宗下令辽东总兵李如松出兵援朝,并以大国之强兵盛武之势大败日军。及后,朝鲜王朝的李舜臣则在海战中聚歼日本的主力海军。日军因遭逢损失,丰臣秀吉被迫与明国和谈。这段历史,朝鲜史称“壬辰倭乱”,中国史称“万历朝鲜之役”,也是明朝万历三大征之一。丰臣秀吉称霸亚洲野心的如意算盘最终打不响。

《蔚山笼城图》屏风 (局部),描绘日将加藤清正驻守蔚山倭城,阻挡朝明联军攻击 (网上图片)

这套韩剧的编剧,除了化用“壬辰倭乱”的历史故事,又将18世纪末到19世纪末的历史进一步添加到框架。史实来看,剧中的朝鲜王权衰落,大权由安东金氏、丰壤赵氏等数个势道家族把持,神贞王后与丰壤赵氏,就是剧中王妃赵氏与海源赵氏一族的影射,人物创作上又加添安东金氏一族的影子。史实中,安东金氏一族,惯用将本族或依附本族的人士任命为备边司堂上,以这样的手段把持朝政。

王妃赵氏与海源赵氏一族大权在握 (网上图片)

剧中的训练都监听命于赵学州 (网上图片)

这种“外戚专权”的状态,早于17世纪就在朝鲜政坛上出现。如肃宗李焞让舅舅金锡冑,长年担任最精锐部队“训练都监”以控制军权。这个“训练都监”之位,是朝鲜在壬辰倭乱期间,模仿明军入援的浙军、兼参考明朝抗倭名将戚继光的《纪效新书》而设置的新式军队,负责首都汉阳防卫。这个机构亦多次出现于剧中,当中领议政赵学州也被称为“提调”,指的应该就是训练都监的“都提调”。

历史中,一直到18世纪,朝鲜王权相对强大,尚可控制外戚势力膨胀。但到19世纪,国王即位大多年幼,大妃们得以垂帘听政,背后“外戚”势道家族们,通过掌握训练都监来控制军权。剧中的训练都监听命于赵学州,也是这样历史背景的重现。

此外,剧中还出现了名为御营厅的军队。这个也关涉到朝鲜特殊司法机构“义禁府”,也可理解为朝鲜版的“锦衣卫”,有机会再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