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有无预备最坏的情况?

 人总要作最好的预备,最坏的打算,香港对抗新冠疫情,亦应如此。

周二(3月31日)本地新增确诊32宗新冠肺炎个案,其中8宗无外游纪录,是本地感染,这一两天每日新增确诊数字由上周五的单日增加64宗的高位慢慢回落,而过去5日本地感染个案平均占25%左右,未算太多。表面看疫情有略略趋缓的状况。

不过由于累计确诊数字大增,香港医院的隔离病床开始不足。据卫生防护中心公布的资料,周二32个确诊患者,只有17个入了院,其余15个入院的状况是“待定”,13个无病征者全未入院,而有发烧症状的大多数已入院,但仍有2个发烧患者入院状况是“待定”,令人有点担忧。

虽然本地每日新增确诊数字徐徐回落,但也有本地医生表示,完全不能掉以轻心,他说曾和英国医生倾过,英国医生觉得,香港的现况像英国两三个星期前的状况,已有一定本地感染,但大体上颇为平静,但英国后来不知何故,确诊和入院的数字突然就爆了上去,相信是病毒在社会上散发需时的结果。

香港由于未采取最严厉的停摆措施,疫情发展有三种可能性:

1. 乐观的情况。由禁聚令在周日(3月29日)生效起计,两个星期后,到4月10日,确诊数字大幅回落,禁令解除。照目前走势看,出现这个状况的机会不算太大。

2. 普通的情况。禁聚令实施4个星期至6个星期成功控制疫情,即到4月底至5月中,解除禁令。

3. 悲观的状况。现在的禁令不足以应付疫情,疫情再扩散,政府被逼要用更严厉的全面停摆方式抗疫,即如意大利、法国那样规定,实施如非必要禁止出门的命令。相信香港有两三成机会出现这种状况,当然大家都希望不会出现。

我们经常评论,欧美国家浪费了中国严厉封城为全球争取来的一个月时间,之前大安旨意,没有准备好去抗疫。那么香港预备好了吗? 在各种问题中,有两个比较重要:

1.     医院的病床。目前香港应付传染病的负压病床开始不够,所以有确诊者未能入住医院的状况,早前有一个案例确诊后仍住在㓥房内,感染其他人的机会大增。虽知香港不似外国,外国很多人住在有多个房间的小别墅内,家居隔离的可行性高,香港几百呎住三、四人,确诊者留在家中,首先会感染家人。

医管局现已在各医院陆续改造二线隔离病房,有400张病床。医管局会安排康复中的新冠病人入住二线病房,腾出空床应付新确诊的重症病人。另外亦有传闻,政府开始和私家医院商讨,想在私院买位。

问题是上述措施,能增加的床位有限,万一病人几何级数地增长时,这些新增床位并不足够。在武汉爆发时,内地各花10日时间,建起雷神山和火神山两所隔离医院,专收数以千计的重症病人。另外用体育馆等高楼底的设施(有利通风),建起10间以上的方舱医院,收治隔离大量轻症病人,借这些新措施去应付几万个涌现的新冠病人,并切断他们的社区传播链。预备用体育馆、展览馆去建方舱医院,本地理应提上议事日程,随时要动工。

2.     呼吸机。新冠病人有20%病情危重,大多要靠吸吸机帮助呼吸保命。意大利确诊病例10.2万,死亡1.2万人,死亡率高达11.4%,德国确诊人数6.7万,死亡645人,死亡率却低至0.96%,英国的死亡率也有6.3%。死亡率差距这么大,德国死亡率超低的关键,便是该国有充足的呼吸机储备。德国有重症监护病床2.8万张,其中配备呼吸机的床位超过2.5万张。德国每10万居民拥有30个呼吸机,比例远高于意大利的12.5个及英国的7.5个。

我没有香港医院拥有呼吸机的数字,但如有大爆发,断估一定不够。如今全球在抢购呼吸机,香港有无未雨绸缪,先行采购?

希望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巨浪,不会在香港大爆发,但我们筹划未来,就不能仅靠心存侥幸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