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复燃 深夜守卫千年古寺、博物馆


 3月31日夜间,西昌森林火灾复燃现场。 刘忠俊 摄

题:四川西昌森林火灾复燃 深夜打响千年古寺“保卫战”

作者 王鹏 刘忠俊

山火是从泸山高处开始复燃的,伴随着夜间的强风,火光越来越强,几公里外清晰可见。远远望去,这座当地名山此时成为“火焰山”。驱车走到山脚下,空气中灰烬弥漫,待稍久一些便眼睛酸痛、鼻腔干燥。


3月31日夜间,西昌森林火灾复燃现场。 刘忠俊 摄

半山腰的光福寺内,十几名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队队员两人一组,手持水管喷头,将寺庙内的每一处古建筑、古树打湿。水流迅疾,随后在空中分散开,这座千年古刹仿佛下起了雨。寺庙后百米远的山脊上,团团火光正将夜空照亮。

3月31日夜间,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泸山,此前明火已几乎被扑灭的森林大火发生复燃。位于半山腰、山脚下的多处建筑再次受到严重威胁。其中,已有约1100年历史的光福寺备受关注。

当晚22时许,记者跟随消防队员前往光福寺。从山脚到山腰,盘山路曲曲折折,不时有消防车从高处驶下。随着寺庙越来越近,空气中焚烧树木的味道也愈发浓烈。

光福寺呈阶梯状依山而建,重重叠叠,平日香火极旺。记者拾级而上,抵达视野开阔的光福寺广场时,一回头,只见远处数公里长的火线在风中不断蔓延,过火区随之扩大。更高的山脊上,高耸的树冠不时轰燃,火舌腾起数十米高。


消防员给光福寺洒水降温。 刘忠俊 摄

广场上,一名消防队员正观察高处的火情,一旦风向改变,他要给寺内作业的同事预警。走近光福寺高处,隐约可听到水声。绕过一处大殿,十几名消防队员正全力给建筑喷水降温。

“光福寺有个蓄水池,储存了大概1000吨水,能满足我们的用水需求。”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队队员马瑞告诉记者,一旦火势蔓延下来,这些水将对寺庙起到保护作用。

位于光福寺下方的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同样受到火情威胁。当天下午,工作人员已紧急转移了馆藏文物。当晚23时许,记者在现场看到,消防队员正同样采取开设隔离带和喷水降温的方式,保卫这个世界唯一反映奴隶社会形态的专题博物馆。

四川省消防救援总队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消防队员将在这里坚守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到时森林消防和扑火队员再进入火场灭火,我们要在此之前全力保障建筑安全。”


消防员给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洒水降温。 刘忠俊 摄

临近午夜,记者离开火灾现场时,在山脚下见到了西昌市民罗修强,他正与朋友一起为消防队员提供饮料、食品等物资。

“从小到大,泸山著这么大火是第一次,我很难过,很心痛。”说起泸山的深厚文化,这个30岁的彝族男人眼眶红了,语气也着急起来。他说:“泸山能代表西昌的文化,也是家乡的旅游胜地,希望大火早日扑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