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疫情影响全职足球教练零收入 组织大联盟务求自救

因为疫情,不少全职足球教练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入。

网上图片

疫情影响之下,各行各业各有难处,本地足球圈一班靠教授足球班维生的全职教练全部遭殃,有人近两个月完全零收入手停口停,甚至有人转型做“外卖步兵”暂时赚两餐糊口。本地全职足球教练之一的陈思骏表示,一班教练正在想方法组织大联盟自救,希望联络政府及学界寻找工作机会,以免坐食山崩。

本地球圈,除了港超联十支球队各有教练及教练团之外,甲、乙、丙组各队都有教练,另有不少教练是教授学界足球队、成人班及青少年班,并且以此为主要收入来源。只是,疫情之下康文署又再封场,未知何时重开,倚靠球场教班维生的一众教练顿时受苦,手停口停。

不少本地教练靠教足球班维持生计。 网上图片

篮球总会副主席罗善行周一约见香港立法会功能组别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议员马逢国,争取有措施支援篮球界,包括咨询教育局批准课外活动导师以网上教学方法授课,用以换取收入;另外是争取康文署课程导师获支半薪,以解燃眉之急。

足球界别方面,由于各全职教练并无本身组织,因此一众教练近日决定自救,先由尝试组织联盟开始。本地全职足球教练之一的陈思骏表示,他们已经在开会商讨收集意见,然后寻找可行方法以免本地全职足球教练长期零收入:“全职教练是自由身居多,整份粮都是来自教波,没有其他工作,近日疫情之下完全没有教班,没有收入。我也听过,有教练近期唯有转行做‘外卖步兵’,争取一点收入糊口。”

“九十后”陈思骏是教授青少年足球的全职教练。 网上图片

“九十后”思骏表示,他们正在尝试联络政界向政府寻求支援,以求在疫情下找到工作机会,另一方面他们也在寻找教育界的机会,希望用视像方式教授足球,让学生或者青少年在家中都可以看片段学踢波或者做运动,从而换到学校批出资金予教练:“拍视像短片、阅读球赛分析片也好,这些都是教练的专业及专长,如果可以在此找到工作机会,一众教练就可以有方法赚回自己的教练费。”

思骏表示,他正在整理问卷收集各方教练的意见,同时稍后会开设Facebook群组,先有一个渠道聚集更多人加入。事实上,思骏本身也是疫情之下的受害者,他家有两个小孩,近期没有工作,全靠太太的工作及平常积蓄维持生计:“没有教班、没有收入,家中有两个小朋友照顾。近期自己也是在网上拍片予一众青少年学员网上学习,让他们留在家中也有一定活动。现在这种拍片是分享居多,不可能有收入,除非本身是Youtuber、有几十万followers才会有钱。”

思骏表示,教练大联盟仍会不断开会以及寻找各方协助,希望一众教练可以踢赢这场疫境波。待稍后组织过后,就会开设Facebook群组招揽更多同道,一起寻找方法自救。

网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