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抗疫影响体育界教练两个月无收入 霍启刚贝钧奇争取政府拨款支援

香港时间周三(4月1日)下午,霍启刚及贝钧奇两位体育界巨头开会要求政府关注业界情况。

直播截图

因为抗疫,教育局长期停课、学界体育比赛长停,加上康文署场地一再封场,甚至健身室、拳馆也受影响,不同项目的体育教练首当其冲,近两个月完全没有收入,难以应付柴米油盐的日常开支。港协暨奥委会副会长贝钧奇及霍启刚在周三下午召开记者会,与退役港将黄金宝及本地羽毛球教练吴础钧一起交代业界情况,希望政府出手支援,包括临时拨款助教练一解燃眉之急。

今次港协暨奥委会副会长贝钧奇及霍启刚在网上直播,举行“关注体育教学工作受疫情影响调查发布会”,公布体育界中人受苦情况。在发布会之前,他们进行了问卷调查收集意见,回复者有400多个属会,牵涉教练数以千计。

霍启刚表示,因为疫情影响,一众教练的工作都要取消。问卷调查中,7成半的教练失去所有课堂,两成半只余下4分1课堂,总计数字9成多的人都失去教班的机会。至于收入方面,34%的教练月入一至二万,两成多为两万至三万多,平均中位数约二万月薪。疫情出现令到课堂消失,有两成人的收入锐减75%,甚至近两个月完全“零收入”也大有人在。

疫情封场无工开,不少本地教练近期零收入。 网上图片

霍启刚说,自己作为体育界一份子,也是港协暨奥委会成员,有责任保住人才不要流失:“现时学界全面停课,康文署场地关闭,一众想教练想教、学员想学都无机会开班。这是现在、甚至未来几个月遇见的问题。疫情一来临,看到好多人不想转行,但是逼不得已转行,因为零收入的情况挨不住。可能有人转行做外卖、清洁工、油站职员,这是现实情况。但现时百业萧条,想转行也是不易。”

针对现状,霍启刚希望政府出手支援,提出了三大诉求:“第一,政府打算推出抗疫基金2.0,希望当中有措施可以惠及体育界。其次,希望政府可以发放一次性津贴计划。好似武馆、健身馆,他们也是服务性行业,也是零售业的一种。希望教育机构发放个人津贴,是每位教练可以发放一万元,这是研究一般教练月入两万的中位数,然后以一半支薪为逻辑。第三,教练与学校挂勾,教育局是否可以有更清晰的指引,有方法支援前线教练。”

霍启刚盼政府出手支持体育界。资料图片

现时退役转型的香港自行车名将黄金宝分享,很多地区体育总会都在教育青少年,令到社会和谐及青少年身体健康,这是对于社会的无形贡献。他又指,不少团体已经尝试发展网上教学,希望惠及学生:“始终全港大约有100万大、中、小学生,他们在家干坐几个月不是办法。一众教练用网上教学课程帮助学生锻炼体格、精神,外界又是否有方法帮助到一班教练维持生计?”

现役本地羽毛球教练、曾经代表香港参加2018亚运电竞项目的杨础钧说,以羽毛球教练为例,大部份都是教学校以及私人训练班,主要是用康文署场地。当场地停顿,他们也变成零收入,他也是其中一份子。他说霍启刚提到的情况正好反映业界困局,希望政府出手支援业界度过难关。

记者会上挂起标语,“体育教学全瘫痪,手停口停无支援。” 直播载图

港协暨奥委会副会长之一的贝钧奇指,奥委会在香港是具代表性机构,希望可以成为政府伙伴,以及成为政府和业界沟通的桥梁:“奥委会将就今次疫情成立特别工作小组,它可以协助属下总会以及体育属会,各位受影响教练可以向工作小组登记,然后等待支援。”贝氏表示,如果政府可以落实拨款协助体育业界,当中以支援教练界别为最重要:“足球、篮球、乒乓、羽毛球、拳击、搏击,林林种种教练都受到今次疫情影响,手停口停。有一班巴西球员已经入籍长留香港居住,他们有时见到我都会问,今次情况点样解决生活问题,新年之后未开过班,交租都有困难。”

体育界收集意见再向政府反映。 网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