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疫情聚餐尽免 从文物看中国分餐聚餐变革

中国的分餐及聚餐习惯,受社会经济文化影响演变。

2020年伊始疫症突如来袭,大家普遍都提高卫生意识,尤其是用餐时除掉口罩“不设防”下,由聚餐使用公筷“进化”到分餐制。中国人看来习惯聚餐,围坐吃喝热闹一番,但实际上在有史可查的5000年间,分餐制至少统领中国3500多年。

《清明上河图》局部 (网上图片)

祖先一开首是分餐的,是因为原始社会生产力水平低下,往往几十个人结成一个群体,共同生活劳动,主要靠狩猎和采集野果为生。“吃”是当时人们主要目的,由于食物有限,为保证群体中每名成员都能生存,只得把食物平均分,一人一份。满足了人们安全方面的需求,集体劳动、统一分配更容易产生互信依存的心理。加上当时居住条件简陋,也没有什么食器,分了自己一份食物便找个地方去吃,没什么讲究。

三足鬲 (网上图片)

新石器时期结束,进入青铜器时代,生产力有较大发展,剩余食物增加,但仍然分餐而食。当时有种常用食器“鬲”,造型便于在火上烧煮加热。从考古发掘出土的“三足鬲”来看,所容份量应只够一人一餐。

当时的贵族阶级,进食者一般端坐在铺于地面的席子上。主人与宾客通过方位、座次区分身份、地位,每个人面前摆着各自的食物,一人一份。这种方式非常符合进入阶级社会后,人们区分尊卑贵贱:“夫礼之初,始诸饮食”。

古代壁画可见分餐制 (网上图片)

至于实行分餐制,事件上与家具变革密切相关。未出现椅子前,人们流行席地而坐(现在说的“筵席”,就是铺在地上来坐的物品);桌子未出现前,会用低矮的小几。这样不适合围拢聚餐。我们在《史记·孟尝君列传》一宗宴会血案,以及《史记·项羽本纪》的“鸿门宴”中,也能看到分餐内容。

东汉壁画《夫妇宴饮图》(网上图片)

到了魏晋以后,北方与中原民族文化碰撞交融,服饰、家具、食器等不断创新,为聚餐制创造有利条件。尤其“胡床”这种可折叠的轻便坐具大量普及。胡床刚引入时,食案还比较矮,及后高足家具桌子出现,大大提升用餐舒适,也有利聚餐。事实上,分餐制每人一张桌子、椅子,浪费家具及占据很大空间。这样,人们逐渐聚在桌子吃饭。

敦煌第85窟唐代壁画《楞伽经变之屠宰》(网上图片)

唐代韦氏墓壁画《野宴图》(网上图片)

到了唐代,随着社会趋向稳定繁荣,物资丰富,唐人开始关注生活质量。聚餐更有利于营造欢乐气氛及情感交流。分餐制也非一刀切完全消失。直至五代时期,也看到分中有聚、聚中有分过渡过程。

五代《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网上图片)

及至宋朝,椅子、桌子等聚餐用的家具越来越成熟、越来越考究,聚餐制逐渐定型。宋代名画《清明上河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东京开封府餐馆摆放大桌、高椅,人们围桌进食,可见聚餐民间普及。明清时期,聚餐一直是主流用餐方式。清代出现的“满汉全席”更将聚餐内容与形式推向了高峰。

康熙帝66岁大寿的“满汉全席”宴席,旨在化解满汉不和,提倡满汉一家。后世沿袭此一传统 (网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