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后“全球化4.0”从中国开始

中国很有信心提出我们的模式,基于“地球是圆的”,自给自足+全球化,将成为重建世界经济的新蓝图。

中国由今天起,逐步有序解封,新的时代开始了。(AP图片)

中国由今天起,逐步有序解封,新的时代开始了。(AP图片)

弗里德曼的《世界是平的》是全球化理论基础︰承传大航海、工业革命两次全球化,踏入新千禧年就是“全球化3.0”,全球透过互联网进行大规模“水平分工”。当时他以联想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为例︰“新公司的总部设在纽约,工厂设在雷利和北京,由中国人当董事长和财务长,美国人当执行长和营运长,上市将在香港,你说这是美国公司吗?还是中国公司?”于是乎,颠覆了企业组织与生产关系,“世界抹平了”。

2020年,中美贸易战不解,新冠病毒大流行,清华大学顾问、前重庆市长黄奇帆撰文,认同《世界是平的》理论推动了近二十年全球产业链的水平分工,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不过,在今次疫情大流行下,全球出现隔离和阻断,打破了这个模式。

“即使是最忠实的大规模生产时代的水平分工专家,也不得不重新思考全球化的水平分工在这次疫情中为何如此脆弱,什么样的制造业系统才能让人类更好地抵御新冠疫情这样的全球化风险。”黄奇帆指出︰“实际上地球是圆的、世界不是始终那么平的,产业链条环节过多、运输距离过长,势必会造成物流成本高、运输时间长,从而增加整个产业链断裂的风险。”

弗里德曼以B.C.—Before Corona 和A.C.—After Corona当做全球化的分水岭。“世界是平的”显然在疫后的A.C.时代难保优势,若要持续发展全球化,我们要承认“地球是圆的”,“因为全球水平分工的分布是不安全、不科学的,如何既能实现产业链全球化水平分工,又能避免各种不可控因素带来的产业链断裂风险呢?最合理的方法就是让这种产业分工能够在某些地域聚集成垂直整合的产业链集群。”

高铁将有效为实现地域垂直产业链作出贡献。(AP图片)

高铁将有效为实现地域垂直产业链作出贡献。(AP图片)

在一定地域内的全球化水平分工——大家觉得熟口熟面,对,深圳便是一个示范单位,5年前《日经新闻》一篇报导,创了“深圳一周,硅谷一个月”的新词,就是因为深圳是一个超有效率的“地域聚集成垂直整合的产业链集群”。日本记者发现︰“深圳产业链拥有基础科研、产品研发、设计原型、零件配套、中期测试到大规模生产,整个分工都可以在区内完成。”

黄奇帆“地球是圆的”中心思想,就是仿傚深圳,深圳目前更拓展了粤港澳大湾区。这里“产业链上的企业不再是广泛分布在地球每一个角落,而是要选择合适的地区,在 1 小时到 3 小时车程半径内(50公里- 200公里半径)形成整个上中下游 70% 以上的零部件、半成品的集群化生产基地。”

有网友画龙点睛的指出︰“简单的说,就是在中国国内能够完成整个产业链,不用依赖国外。”有人补充︰“经此一疫,最优模式或许是︰自给自足+全球化。”你可以称之为“中国全球化模式”或者是“全球化4.0”,除了深圳之外,北京、成都、杭州、雄安都各自有主题发展地域垂直产业链集群,而且已有一段时间,我们欠的是弗里德曼的一本新书,如果他愿意周游中国一遍,写出一本《地球是圆的》,那就更加圆满了。

 

深蓝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