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极世界 长期作战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昨日(4月8日)召开会议,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上说的两句话惹起注意“总体要求是要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

这些“外部环境变化”是什么?

先看一些事象:

第一,美国军方坚持在南海的作战状态。最近美国太平洋舰队四艘航母罗斯福号、列根号、卡尔文森号、尼米兹号航母,先后有人确诊新冠肺炎。罗斯福号舰长克罗泽尔更因上书叫军方同意让官兵落舰以免全船染疫,而被免职。美国代理海军部长莫德利在舰上对官兵的讲话曝光,外界着眼于他批评舰长克罗泽尔“天真及愚蠢”。但真正令人担心的是莫德利宣称他不认同舰长克罗泽尔所说的美国海军“并不处在战争之中”的言论,然后就表示美国之所以会面临新冠病毒疫情是中国害的。

美国在南海处于战争状态,对象只能是中国。美国代理海军部长莫德利当时不批准航母罗斯福号全舰官兵上岸避疫,隐藏一个重大议题:若航母一有人染疫就全船撤离,最后太平舰队全部航母都废了武功,还有什么航母可以在列备战?当我们以为自己处于和平时代,美国人可不是这样想的。

第二,美国要因疫情而向中国索偿之声此起彼落。美国参众两院3月24日同步引进两项法案,要求调查中国对新冠肺炎疫情错误处理,并且要求要量化计算疫情对各国的损失,要求中国进行赔偿。在此之前,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克莱曼(Larry Klayman)早在3月18日已发起集体诉讼,向中国求偿20万亿美元。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自己在2月时对控疫掉以轻心,轻言“群体免疫”,搞到疫情失控,但他们不会承认自己决策无方,体制低效,最后一定要找一个替罪羊,说所有问题皆因中国播毒所致,是卸镬的最佳口实,可以转移民众注意,减轻自己的罪责。所以欧美疫情稍定,一场巨大的反华浪潮,将会汹涌而至。习主席所说的“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就是指这种敌视中国的外部环境。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也提出类似的观点,疫情带给世界的3点影响,第一,在经济上,各国重新反思全球化,争取对自己国家经济主权的掌握,通过“产业回归”的方式调整产业结构,将重要的、与安全民生相关的产业放回自己国家。

第二,在政治上,种族主义抬头。资本可以在全球流动,知识可以在全球流动,但是老百姓不能自由流动,贫困也无法流动,政治权力更是无法流动,所以各国主权意识势必日益强化,民粹主义日渐高涨。

第三,在国际关系上,二战后的国际体系摇摇欲坠。未来的全球化,或许是“一个世界、两个市场”,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市场,另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市场。一些国家跟美国多做些生意,另一些跟中国多做些生意,也有些国家两边的生意都做。郑教授的结论是“逆全球化”已成世界性趋势了。

香港有些人会认为,中美两个世界对立,对香港不是坏事,香港将有更多空子可钻,可以两头食。我认为恰好相反,香港只能选边站,不再能两头食。若然香港人选了在美国那一边,背离了自己的国家民族,最后两面不是人,下场会很悲惨。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