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复核监警会胜诉 审视报告5月可出台

就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的越权司法复核,上周四(4月16日)法院终于有裁决,监警会胜诉。针对去年社会事件的审视报告,监警会正研究判词、作最后修正及进行中文版翻释,长达800页的报告极大可能在下月出台。

申请司法覆的社工认为,监警会主动调查社会事件是越权,司法复核旨在煞停越权行为,法院基于申请人的申诉理由,逐一回应,裁定监警会并无超越权限。我希望公众多了解警监会的工作,在此节录一些重点如下:

1.      申请人指监警会就去年社会事件进行“研究”,属调查性质,包括作出事实裁断和分析,法例无赋予其调查的权力。

法官在判词说明,接纳监察会的解释,指是次研究只是负责审视工作,不会针对个别的投诉调查,也不会作出任何事实裁断,甚至指个别警员行为失当,调查相关的工作仍是由投诉警察课负责,加上所有提交的资料均是自愿性质,所以监警会研究无越权。

法官续说,去年6月起发生前所未有的大型社会活动,投诉数字不断上升,今次监察会的目的是在于收集资料及整合事件,有助对事件的完整理解及更有效审视投诉警察课日后的报告,对监警会履行职责亦有帮助,并无超越《监警会条例》给予的权限。

2.      申请人表示,监警会只能就汇报投诉进行审视及提出建议。

根据《监警会条例》第8(2)条订明,“监警会可作出为执行职能而合理地需要作出,或附带于或有助于执行该等职能的所有事情。”法官指出,不会采纳太窄的诠释,由于监警会具有广泛及一般的权力履行职责,所以除非有明文禁止,否则所有附带于法例的事项,都不应被视为越权。 

3.      申请人又说,若监警会和投诉警察课就相同投诉有不同结论,会引起混乱。
监警会在法庭上曾驳斥,若“研究”结果与警察投诉课结果不相符,正可以令警察投诉科审视其调查结果,提供更强的监察力。

法官栽决时也说,调查的责任仍在于投诉警察课,两者角色没有重叠,亦不会造成事实矛盾。况且监警会做独立的研究,可以协助投诉警察课作进一步调查及蒐证,法官称这并非坏事。

对于今次法庭能清楚解释了监警会的职能和权力,我认为有助日后监警会履行其职责,亦再次说明,监警会不是橡皮图章,会因应不同的情况搜集资料,会见不同的持分者和证人,对投诉警察课的调查报告,是根据理据来决定是否接纳,绝不会是照单全收。

 

立法会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

谢伟铨

铨视线Zoom in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