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医角度抗疫 香囊防疫古今未衰

以科学态度来验证中医。

疫情肆虐,现阶段还未有西药及疫苗可以针对性处理疫症。内地有中医科学院人员,就尝试从中医的角度出发,以一整套预防方法,来“扶正气、调节机体的内环境、提升免疫力”,整理出来的防疫包,有内服中药、外用香囊、口鼻喷剂。中医学者团队研究发现,预防方药可明显抑制病毒感染、引起炎症反应。而靠香囊佩戴的挥发物质,能够刺激血清IgA、IgG水平,提高免疫力。

网上图片

香囊也称香袋、香包,中国自古就有佩戴的习俗。《礼记•内则》载:“矜缨皆佩容臭”,可知古人流行佩带“容臭”(即古香囊)修饰自身,现阶段最早可追溯到先秦。三国曹魏时期望族诗人繁钦,在《定情》诗中如说:“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

在长沙马王堆一号西汉墓出土的竹简中,有四枚提到“薰囊”这一名称。古乐府《孔雀东南飞》:“红罗复斗帐,四角垂香囊。”这里能证明香囊不仅佩戴在身边,也会挂在床帐,用作起居薰香。

长沙马王堆一号西汉墓出土绮地信期绣香囊 (网上图片)

最早佩在身边的香料,一直以植物为主,其中最名贵的香草叫薰,或称蕙草。屈原《离骚》中有“扈江篱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当时的香料是辟芷、秋兰。马王堆一号西汉墓还出土了香囊,内装各种中草药,除了辛夷、藁本、佩兰、茅香一些芳香药物,还有花椒、桂皮、杜衡之类共10余种,绝大部分是芳香类药物。

在秦汉时期香料药物大多为单方,到了魏晋以后,西域香料大量进入中国,于是出现了合成香方和药方。及至唐代,苏鹗《杜阳杂编》卷下中载:“咸通四年,同昌公主出降……乘七宝步辇,四面缀五色香囊。囊中贮辟寒香、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

香囊除了系在膀臂下,也可藏于怀中,还可当成装饰物件,挂于胸前 (网上图片)

香囊内除了香料,还会添加一些根据各人体质配制的药物,用来防疫祛病、避瘟驱毒、祈求健康。唐代医家孙思邈的《千金要方》中有佩“绎囊”,以“避疫气,令人不染”的记载。至于王焘《外台秘要》所辑医方中,有一味药丸,以“沉香、青木香、丁子香、安息香、白檀香、薰陆香、苏合香、龙脑香”调配而成,贮于囊袋有驱邪醒脑之效。

网上图片

香囊被视为一种有防疫功效的佩饰之外,在古时在男女交往中被视为定情信物。至于在中国传统上,端午节佩戴香囊重要习俗之一。端午节在农历五月初五,处于气温顺阳登高时节,也是蚊虫苏醒、病毒蔓延、毒气上涨阶段。这个时节,流行疾病和瘟疫,对人威胁很大。所以古人都会一一佩戴香囊,以辟疫邪,久而久之成为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