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彩宝钻石做主角 HarryWinston首饰绽放大自然魅力

不画设计图,以宝石原有形状与特质为设计前提!

品牌同名始创人Harry Winston(海瑞‧温斯顿),认为宝石才是珠宝首饰的真正主角,为了尊重每一颗各自的特性,他从不会预先绘画好设计图,反而是在搜罗到宝石后,以其原有形状与特质为前提,将当中的美感尽情发挥,设计出不同的精采作品。

品牌标志性的双鹰爪镶嵌技术,既可牢牢固定钻石,亦减少金属部分,令钻光可从多角度折射。

品牌每件珠宝作品的诞生,都以彩宝及钻石的原有美态作主导,务求借着切割与镶工,将宝石的光芒完美绽放。

不少珠宝设计师都以大自然与花叶的几何线条为灵感泉源,品牌亦对此尤其钟爱,当中最为人熟悉的珠宝作品“Wreath Necklace”,正是以圣诞花环的线条外形启发,从中更体会到钻石切割的多元性潜能。他运用水滴形、马眼形及圆形切割的钻石混搭串连,再用上当时首创的3D立体隐形镶嵌法,呈现华丽风格。此外,品牌作品喜用不同颜色宝石与白钻拼凑出对比,如斯里兰卡蓝宝石、缅甸粉色蓝宝石、哥伦比亚祖母绿宝石等,带来丰富视效。

为令每颗钻石都得以散发其极致火光,悉心的铺排与镶嵌工艺,绝对影响整体效果。

铂金项链镶嵌共重约43.86卡哥伦比亚枕形祖母绿宝石,以及共重约40.09卡的水滴形钻石。耳环以四颗共重约5.47卡哥伦比亚枕形祖母绿宝石, 搭配六颗共重约2.46卡的水滴形钻石。

品牌的珠宝首饰向以精湛切割闻名,务求让彩宝与钻石绽放最闪烁的华丽美态,而最具代表性的是Cluster锦簇镶嵌法,将“纯宝石”的设计概念运用于镶嵌工艺上,此乃源于上世纪四十年代。

项链以六十二颗重约60.96卡的长阶梯形、马眼形及水滴形钻石,镶嵌于铂金底座上,呈现出犹如瀑布般倾泻的视效。

项链镶嵌单颗31.18卡枕形斯里兰卡蓝宝石,搭配共重55.63卡的圆形、马眼形、水滴形钻石。Winston Cluster钻石耳环镶嵌十二颗共重约24.59卡的水滴形及马眼形钻石。

据说1940年12月的一个冬夜,当时Harry Winston先生发现房门悬挂著一个装饰用的冬青叶圣诞花环,叶上被一层晶莹的寒霜包裹着,恍如钻石般闪闪发光。最令他惊讶的是构成花环雕塑般外形的,原来并不是树枝,而是一片片相互交错的树叶,这启发了他日后的珠宝创作,摒除厚重金属的镶嵌方式,而是由每颗宝石或钻石当主角,绽放出最完美无瑕的光芒。

指环中央主石为单颗11.69卡水滴形缅甸粉色蓝宝石, 四周以二十六颗共重约5.96卡的圆形、水滴形美钻环绕。

Brownstone系列将钻石及彩色宝石排列成几何图案,灵感源自纽约上西城的优雅赤褐色砂石建筑。铂金钻石(重约24.58卡)项链,镶嵌六颗枕形绿松石、六颗枕形及马眼形蓝宝石。 铂金钻石耳环镶嵌六颗枕形绿松石,六颗枕形蓝宝石, 以及共重约4.43卡的钻石。

至今已成品牌经典的Cluster锦簇镶嵌法,正是运用镶嵌工艺来展示每颗宝石独特的形状与特性,并组合出独一无二的珠宝作品。独到之处在于镶嵌时,要令铂金底座不显现,而钻石看来就像悬浮空中,尽显立体感,令美钻在任何角度,都可散发最璀璨的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