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内会主席 毁立法职能

新一年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过虚耗半年多一直未能产生,我多次撰文批评,不但影响经济民生、耗费近千万元公帑,更直接影响立法会审议制定法律的职能。在咨询独立法律意见后,在任内会主席李慧琼上周五召开和主持特别内会会议,终于重启立法工作。

立法会工作讲求法理,反对派在上周五会议上不断叫嚣、推撞、阻碍会议进行,被传媒嘲弄,更预测本周五会议将再有“武打片”上演。立法会到底是为了服务市民,以社会大众利益为依归,还是反对派玩弄政治手段,阻止立法会落实主要立法职能的地方?

根据《基本法》第66条,立法会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立法机关,最主要是立法的职能。为何内会如此重要?是因为任何法案及附属法例的审议工作,都必须通过内会,或成立法案委员会或小组委员会才可进行。内会瘫痪,等于立法会审议法例功能被废武功。

试问立法会不能立法逾半年,原因何在?就是负责主持选举内会主席的公民党郭荣铿议员联同反对派议员不断无理“拉布”,如果说有22名反对派议员要选内会主席是他们的权利,那让选举期间讨论行政长官发表施政报告的保安安排、警方进入立法会、警方在立法会的权限等,又与选主席有何直接关系?郭荣铿议员由去年10月起至今年初才停收议员无约束力议案,这些又与选举主席何干?有关议题并不会因选出内会主席,便不能讨论或处理。

反对派找来的大律师引用案例,指立法会主席或财委会主席有管理会议的权力,同样适用于内会现任副主席、即主持郭荣铿议员。我虽非法律界人士,但想问一个逻辑问题,如果郭荣铿议员作为副主席身分有此权力,那么李慧琼议员作为内会主席,亦应有主席应拥有的权力主持会议;如果郭荣铿议员因为作为主持选举的委员(presiding member)而有此权力,主持选举委员并不等同主席,又何来相关权力管理会议?

据我了解,现时《议事规则》44条有说明,“立法会主席、全体委员会主席或任何委员会主席分别就立法会及委员会会议遵照会议规程行事负责。主席在会议规程问题上所作决定为最终决定。”不过,并无说明主持选举委员有此权力,而且向来只是负责主持选举工作,而非任由反对派议员提出与选举无直接关系的种种保安问题。

有反对派议员提出由在任主席李慧琼退出内会主席选举,便可以解决现行的问题。我敢问一句,为何李慧琼议员主持选举便可以选出主席,但郭荣铿议员就不可以呢?难道郭荣铿议员没有能力主持选举?还是刻意未有尽责?又为何要李慧琼议员要退选,剥夺其竞逐连任内会主席的权利和自由呢?这难度又是反对派所谓的民主精神?

有指不让在任内会主席行使其权力,是因为不想其永远成为主席,问题是主席有拒绝选举内会主席的权力吗?李慧琼议员有不让议员选主席吗?还是负责主持选举的郭荣铿议员花超过半年时间,用了17次会议仍选不到主席,新一年内会主席议期祇有约9个月,现已花了7个月时间仍未选出席会是合理吗?眼睛雪亮的市民,相信已心里有数。

《议事规则》的设定,最主要的目的,是让立法会有秩序及有效地执行职务,而非让反对派议员借《议事规则》阻挠议会的工作,令议会失去立法职能。我希望郭荣铿议员和反对派议员在未来能尽忠职守,而非大打出手,从速让内会主席进入选举程序。

立法会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
谢伟铨

铨视线Zoom in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