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花”的“开明派”……

facebook_20200409_CR_律师会-1

文字是一种艺术,在生活中各处都能发挥独特的魅力!做为一个酷爱语言,又在媒体工作多年的笔耕者,笔者深知文字也可以是一种“伪(装)术”,来将讯息模糊得似是而非,甚至改头换面,颠倒黑白。比如“如花”的真身,可能不是貌美如花;“开明派”的真身,可能不一定很开明!

“开明派”是个出色的选举文案

酝酿出这种想法,是因为有法律界朋友在WhatsApp发给我一堆关于今年律师会理事会换届选举中,几名自称“开明派”候选人的宣传资料,并建议我学习,因为文案写得很好。作为喜欢写文案的笔者,当然想要学一学。一看到“开明派”的自称,笔者就肯定这个团队后面有很专业的政治公关团队来布局这场选举,其所处理的选举文案也是极为出色!

你看:“开明”,开化、文明、进步的意思,直接将其他对手标签为“野蛮、落后、无文化”。这个选举定位简直一流,因为文明与野蛮之间、进步与落后之间、开化与无文化之间,谁都会选择前者,这简直就是特首级的选举文案,在文宣上将对手逼得毫无还手之力。

但这只是表面,正如在网上交友看到“如花”的名字,大概可以让男士充满想像,但成熟且有理智判断的男士真的不能冲动!停一停,想一想,你才不会后悔!

“开明派”的真身

抱着学习的心态,笔者就去看看“开明派”的开明作风,其中,陈嘉豪律师在一次记者会中,点名现任律师会理事江玉欢有新民党背景,虽随即补充“但相信所有理事在理事会都会摒弃本身的政治立场,专注讨论法律、法治问题和为业界谋福祉。”但翌日的媒体随即解读“暗指江因政党背景,喺理事会工作上有欠公允”,言论伤人犹如武侠小说中的暗器,眼不可见却伤人至深。难怪已经退出新民党的江玉欢为此“嬲嬲猪”,并向对方发律师信促澄清。不过,与陈嘉豪同属一个团队的彭浩昕也是公民党成员,不知道陈律师有没有点名队友彭律师要“摒弃本身的政治立场”?

谈及“摒弃本身的政治立场”,最近相关新闻资料显示,这已经成为这场行业选举的焦点,双方都互相指责对方“过分政治”,到底法律行业能否在今天香港的政治狂潮中坚守最后一块理性阵地?用专业守护行业,抵挡非理性政治的风浪?自名“开明派”的团队,全部政治光谱一致,都是支持街头运动的“义务律师”、公民党成员,政治取态十分明显也很进取,不时到公开场合发传单,接受传媒访问强调政治立场,表明与(反政府)手足齐上齐落,若不细看,很容易误会九月立法会选战已经提前开打。难怪现任会长彭韵僖多次呼吁会员要回归法律专业,用理性思考拒绝狂热的政治性投票。

背后应有选举高人指点的“开明派”,在整场选举中有不少值得参选人学习的绝招:比如他们一边高调善用媒体多次抨击其他参选人收集授权票是“涉嫌有违公平公正”,但他们却在11日也在Facebook竞选专页上公布“收集授权票热线”,呼吁大家将授权票交给他们团队。我想起“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成语故事。

还有更出位的笑点。当律师会公布一系列支援行业的抗疫措施,“开明派”马上在社交平台高调扬言“这很像是我们的想法”,是否有“抽水”之嫌?行内人自然知道。

若论选举工程,“开明派”确实一流,但若论守护法律行业的能力,或者,业内人士更有发言权。“如花”的“开明派”,岂能不小心!?

文章原刊5月15日《思考香港》

Supertony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