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法维护国家安全 人权自由更有保障

人大常委会上周提请审议,建立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反对派即时群起攻之,批评是一国一制,有违香港高度自治原则,但不论是《基本法》,还是《中英联合声明》都指出,凡涉及国防外交都是中央的权力,不属高度自治范围。

一国两制意思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在一国两制当中,香港和澳门特区政府得以保留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政治制度,而内地其他地区则继续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香港特区《基本法》清楚说明,特区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自己的政治制度、法律体系、经济政策、金融事务、管治制度,也确保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和罢工等自由。

不过,在高度自治之下,也非毫无限制,《中英联合声明》第2条便清晰写明:“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基本法》第18条也有明言:“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

在在说明,凡涉及国防和外交问题都不是香港特区的自治范围,那又何来违反一国两制或者变成一国一制呢?有反对派指,《基本法》第23条就是说明,香港有权自行立法禁止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判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就是等于已授权香港特区政府立法,中央此举是违反《基本法》,违反高度自治。

翻查过去资料,前《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员李柱铭曾表明,当年便联同另一名已故草委司徒华,成功争取中央接受,将有关保障国家安全的法例,交由特区政府自行立法,指是体现一国两制的重要指标。

然而反对派和李柱铭都没有提及,《基本法》第23条的完整字句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当中的“应”字,是特区政府“应该”自行立法,但回归23年至今,澳门特区都已就维护国家安全自行立法,香港却自2003年以后,至今未有进行立法,是无做应该做的事。

自从去年香港发生的大型社会事件,不断出现纵火、制造大量汽油弹、攻击不同政见市民、破坏地铁、打烂交通灯、破坏或骚扰不同政见的商舖食肆后,不时有践踏国旗,高举港独旗帜下,种种暴力罪行已在剥削守法市民的言论自由、出行自由和人权,甚至危害国家安全,而定立香港国安法,正是针对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及境外势力干预等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

为释除港人疑虑,中联办上周已强调,有关香港国家安全法只是对极少数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因此广大市民依法享有的言论、新闻及集会等自由都不受干预,日常生活不会受到影响,财产安全也会继续得到切实保障。

没有国,那有家,又谈何有安稳的生活。落实香港国安法,我相信,不会影响高度自治,更无碍港人惯常享有的言论、结社、集会及示威等自由,但揽炒派若置之不理,进行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只会自取其咎。

立法会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
谢伟铨

铨视线Zoom in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