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贝钧奇澄清温达伦辞职传闻 足总考虑未来招聘新CEO

近期足总面对不少风波。

资料图片

审计署在4月29日发布报告力陈足总管治有问题,香港时间周一(5月25日)又有新闻指CEO温达伦辞职,但获得主席贝钧奇挽留。贝钧奇受访时回应表示,温达伦延任至6月30日是足总及政府商讨之后的结果,又指考虑在未来再请新CEO,但要和政府商量再定。

有传媒消息指,足总CEO温达伦原本在去年底辞任,后来获贝钧奇挽留,希望帮助足总处理新五年计划,惟事件未经董事会开会讨论。

足总主席贝钧奇接受访问时表示,事实上温达伦辞职的新闻有不尽不实之处:“温达伦可能是一时劳气想辞职,甚至可能有信交予人事部,但最终未有传到我手上。事实是温达伦和另外30多位职员都是3月31日完约,但经过与政府及足球工作小组商讨之后,决定顺延他们的合约去到6月30日,这笔数也是政府承担。”

足总CEO温达伦(左)与主席贝钧奇。 资料图片

至于足总招聘冰岛人李本思(Samuel Bensley)、并将他升任为菁英发展教练一事,他被指领取较原职多一倍的100万港元年薪,同时被怀疑履历与最初申请草根足球经理时的要求不符。传媒报道指,那是时任主席梁孔德在未经董事局及足总组织发展委员会商议下,直接通过其晋升。

足总在周一发表声明反驳当中指控,指出李本思是冰岛足球协会及在欧洲担任国家青年代表队的教练,又指有人未经李本思本人同意下于足总办公室取得其资料再转发给传媒,现时他已经提出正式投诉,并已展开调查。

足总主席贝钧奇指,李本思的职位是由马会拨款,由于款项已经用完,因此李本思已经离职。贝氏又指,今次有人用匿名信方式向传媒放料打击足总,做法与约十年前某周刊收到报料追击足总的方式如出一辙。贝氏续道:“十年前也有类似状况,都是有人用不恰当的方式破坏足总声誉,我们也希望拨乱反正,要想方法处理。”

李本思(Samuel Bensley)曾任香港足球总会菁英发展教练。 马会图片

现时足总最大难题,是和政府及足球小组一起跟进新的五年计划拨款。在此之前,先要准备下周五(6月5日)第二度出席立法会政府帐目委员会,贝钧奇指已经着令员工准备资料届时解画。贝氏续指,希望在6月完成新的五年计划拨款:“鉴于疫情,足总、政府及足球工作小组未能够好好开会倾谈,唯有顺延。如果落实拨款之后,包括CEO在内的一众职位会如何处理,也要和政府及足球工作小组商量,可能职位上有增减。”至于港队主帅麦柏伦的合约也是6月30日完结,贝氏期望一个月内有喜讯,可以和他倾谈续约。

足总3任CEO,包括首任麦国栋、次任薛基辅及现任温达伦都各有特色,首任麦国栋因为与当时圈中两大势力有争拗愤而离职,次任薛基辅主力跟进将军澳足球中心落成,但在寻找商业赞助和开拓其他合作方面未见突破,现任温达伦在上次立法会帐目委员会上被议员问到口哑,惹来球圈人士批评。

资料图片

足总CEO年薪 200万港元,惟花出去的钱是否物有所值却是见仁见智。资深球圈人士梁守志指,他感觉这个职位是有点重复:“我不应该答这个问题,但其实足总已经有总干事袁文川(Vincent),有什么工作是Vincent做不到,感觉有点重复。事实上花了好大笔钱,CEO人工几十万一个月,但有什么工作做到?”

球圈中有声音指,政府花钱帮足总开新职位,但有部份职位是架床叠屋,花了钱请人但却不见得特别有效率,也未见有措施辅助球会。梁守志指,足总本身也有不错的团队,政府花的钱如果可以帮球会在青训工作上下功夫,又或者在场地上提供津贴援助会更好。梁守志说:“不过我未有看过政府和足总之间如何倾合作,对于如何用钱不能够多发表意见。至于如何在青训及场地上争取行动帮助球会,这点要问熟悉此道的球圈人士了。”

足总另一任务,是要处理主帅麦柏伦的合约问题。足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