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张建声与喇英斥7位数开工作室 遇疫情迫转型共享空间

为免白交租,喇英想到变阵改做共享室间分租,有望止蚀!

张建声去年中首部监制和主演的电影《作家的谎言—笔忠诱罪》上映,遇着社会运动令票房失利,之后他索性开发揾钱门路,跟喇英夹份投资7位数在葵涌开设工作室,自用之余兼分租畀其他拍摄单位,结果又碰上新冠肺炎,阿声坦承觉得是人生谷底,为免白交租,喇英想到变阵改做共享室间分租,有望止蚀,而他们又积极搞创作,希望为将来巿道复苏做好准备。

阿声和阿英拍电影认识,一见如故,阿声笑谓:“有朋友叫佢做阿嫂。”就知他们几老友。

最初阿声兴起搞工作室念头,全因去年尝试做监制开始,“拍戏租开场地都知几贵,好似租便利店或者士多,两、三个钟都要当一日咁租,小弟监制完,阿英做开导演都知几花钱,但啲钱可以留喺第二个位度用,倒不如我哋自己成立一个for拍摄用途多啲嘅studio,陈设定啲景,畀自己拍摄,亦都可以租畀业界。”

阿声坦承搞生意不容易,事事都一定要亲力亲为。

怎料继社运后再遇上疫情,令他们大失预算,阿声说:“小弟已经有个重击,《作家的谎言—笔忠诱罪》票房真系麻麻,再到我哋租咗呢度,装修差唔多完成,谂住开嘅时候,疫情爆发,呢个直情系我人生谷底,(阿英:走都走唔甩)我哋落晒搭,我哋都系做啲正职啫,点解要咁样对我!So what!咁就死点算呢!”

张建声同喇英夹7位数开工作室,可惜遇上疫情,被迫转型做共享空间。

阿英预了做共享空间一样会遇到困难,单是执场地已够忙。

幸好畀阿英想到转型共享空间分租,至少不用白交租,阿英说:“我哋呢行好多都系freelance,都想有个地方摆吓嘢,或者聚埋一齐有个地方做嘢,将个地方分租畀人,而大家做紧唔同行业,有个地方做嘢之余,又可以将个网络扩大。”趁这个揾租客阶段,两人同时继续努力搞创作,为将来准备,阿声说:“难听啲讲,革命时期又好,瘟疫时期又好,文艺复兴特别劲,冇嘢做创作灵感特别多,大家度多啲嘢,等疫情冇嘢,巿道好番,就可以出去揾机会。”

两人不用开工都不会闲着,经常揾朋友度桥写剧本。

经朋友介绍低于巿价租到葵涌工厦2千呎单位做工作室,年初收楼时,两人亲自去拜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