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仇长根:停“港澳条例” 台当局打错算盘


华东师范大学两岸交流与区域发展研究所所长、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仇长根(中评社图片)

针对“港区国安法”,民进党当局领导人蔡英文日前在脸书发文声称,会根据香港情势发展,考虑依例停止部分或全部《香港澳门关系条例》(“港澳条例”)。“民进党当局为何总想着与大陆搞对抗?为何对‘港区国安法’如此害怕、抵触?如果停止适用全部或部分‘港澳条例’对台湾又有何益处?”华东师范大学两岸交流与区域发展研究所所长、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仇长根接受中评社采访时指出,民进党当局是玩弄政治,打错算盘。若中止“港澳条例”,对台湾必将造成冲击,其无法预估的严重后果及港台关系受到的创伤,只能由台湾方面承受。

仇长根表示,民进党当局“反陆”政治操守失去理智,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变本加厉算计如何“反陆”搞对立、对抗,现在又想在“港澳条例”上做文章。其实,民进党当局是玩弄政治,打错算盘。“港澳条例”本是台湾在1993年,即香港回归前四年单方面自订的。港台关系源远流长,双方往来互利互恵,即使两岸隔绝38年之久,港台也从未“断流”。港澳两地与台湾关系密切,台湾用相关条例加以规范,无可厚非。事实证明,香港对于台湾的重要性,远大于台湾对香港的重要性。台湾同胞对香港也有好感,2019年到香港旅游、购物或公务的达200多万人次。2019年港澳人员赴台约180万人次,每天约数十架航班、4、5千人往来于港澳台之间;两岸直航后珠三角台商多数仍经香港中转;台湾对大陆转口贸易仍有数百亿美元经过香港;台湾设立的海外银行在港台资金融机构是唯一能赚钱的。可见,香港对台湾经济、金融、旅游业的重要性。

仇长根谈到,民进党当局“关心”“港区国安法”,“操心”香港事务,其用意可简单解析为“一鸟三石”:第一方面,对两岸关系复杂严峻形势再出手挑衅,企图升高对立,讨好“深绿”,捞取政治利益;第二方面,迎合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大陆搞所谓的“制裁”威胁,讨好特朗普,“拥抱”美国等国际反华势力;第三方面,担心香港“黑暴”乱港分子流窜到台湾,给本身不太平的台湾社会乱上“添乱”,引发台湾民众抗议当局接纳所谓“难民”,威胁到民进党执政。此外,制订“港区国安法”,将会遏止、打击“台独”与“港独”汇流的痛处,民进党当局急忙跳出反对,并不奇怪。

仇长根认为,民进党当局对香港事务未免手伸得太长。香港“黑暴”猖獗已长达一年多,今日香港市民已忍无可忍。香港是国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国家安全、国家主权被侵犯,中央“底线”及特区政府管治权受到挑战。2014年的“占中事件”、2016年的“旺角暴乱”、2019年的“反修例风波”,情况连续急转直下,暴徒袭警、瘫痪交通、放火毁物、砸店打人、破坏国旗国徽,无法无天,香港几乎已呈现“社会撕裂”“恐怖暴乱”的状态。香港750多万人口,境外每年有数千万人次到香港经商、公务、观光,居港台湾同胞也有数万人,香港乱局严重冲击社会治安,市民人身安全受到侵犯,中央政府不能放任不管,全国人大决定立法,防范、遏止、惩治各种扰乱香港和试图颠覆香港的犯罪活动,是必然的。 

仇长根还提到,“港区国安法”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本意是维护国家安全,助力香港稳定社会,保障“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理所当然,很有必要。同时,“港区国安法”的重要原则是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内涵是“切实保障香港居民合法权益”,包括言论、新闻、学术、宗教、游行、结社、集会等自由不受影响,香港参与国际事务权利等,同以往一样也不受任何影响;目的则是遏止分裂国家和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恐怖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港事,有很强的针对性。

仇长根指出,民进党当局不必心虚、也不必害怕“港区国安法”。香港在外部势力肆无忌惮的介入之下,已变得是非颠倒、黑白难分,无休止的示威抗议,导致社会秩序混乱,警方管治受到威胁,经济元气大受损伤,失业率创十年新高,港人已苦不堪言。而危害国家主权、挑战中央权力、破坏香港《基本法》,令中央政府不得不出手。全国人大有行使国家《宪法》赋予的权力,有责任担当起维护国家安全和香港稳定的重任,“港区国安法”旗帜鲜明,势在必行,一定会通过,也一定会实施。短短数天,已有逾百万港人联署支持“港区国安法”,民进党当局无理由、也无权干涉。

仇长根最后强调,制定“港区国安法”是安邦定国的重要基石,符合世界上通行的立法惯例。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授权制定“港区国安法”,有法可依,合法合情。香港《基本法》第18条规定,凡是涉及国防、外交,以及不属于特区政府自治范围的事务,都可以通过18条立法。香港回归23年了,23条立法由于反对派的干挠与破坏,无法完成,只能由中央出手,这本身也是中央的宪制责职。“港区国安法”的目的就是打击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及与外部势力勾结的“黑暴”分子和机构,保护香港社会稳定与经济繁荣和广大香港民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全。民进党当局无须为“港区国安法”“操心”,而应该想想“后疫时代”的台湾经济与民生如何解决,想想台湾问题该如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