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吕颂贤将与开电视合作新节目 疫情下有更多时间陪太太兼玩车

另外他更计划搞电自行车网台节目,到时一众Biker就可以有交流平台。

吕颂贤(左三)与一众开电视艺员出席车厂品牌活动。

今日(30日)著名车厂品牌与开电视合作于西九文化区举行公开活动,开电视将会与该品牌合作拍摄以电自行车为主题的旅游节目。向来为电自行车发烧友的艺人吕颂贤亦有份出席活动,分享铁骑经验。

吕颂贤(本网记者摄)

吕颂贤于访问中表示当年拍完《九龙冰室》后就入手第一架电自行车,至今一共曾拥有过七部爱车。他于活动中更试开限量版型号铁骑,目前全港只有一部,他笑指正努力游说汽车公司卖车给自己。吕颂贤透露会参与开电视即将的新节目,除此之外他亦会参与关于电自行车的网台节目。他表示现时虽然有不少汽车杂志,但香港则比较缺乏以电自行车为专题的资讯来源,他指:“内地、台湾或者外国会比较多,香港就缺少平台供Biker了解新资讯及互相交流的平台。”

吕颂贤更即席“试挞”限量版电自行车引擎,大感兴奋。(本网记者摄)

此外,吕颂贤希望新网台节目希望可以兼顾到内地市场,他透露:“内地不少大城市都禁止驾驶电自行车,如上海、广东等地,内地Biker只可以在山路或外围小路玩车。”因此中港两地的电自行车文化都相当不同,两地Biker可以互补不足:“香港太细,几个钟都可以行完全港,不像内地车迷可以上山开长途车。而内地则太多限制,不如香港般可自由玩车。”吕颂贤续指:“我们需要地方,他们就需要玩电自行车的风气与自由。”他希望之后两地铁骑士可以有多点机会交流。

吕颂贤(本网记者摄)

早于2005年,吕颂贤已经北上发展,他透露当时在内地工作一年后返港,因无暇打理两部爱车,以致日久失修,惟有忍痛卖车。不过他于2017年就重新开始玩车,他表示:“现时工作量可以容许我留港的时间更长,譬如素食餐厅开始上轨道,变了有更多时间玩电自行车。”吕颂贤指很多朋友认为他在内地也可以玩电自行车,但他指:“就算有人送车亦不会在内地玩电自行车。”他解释一来内地没有电自行车文化,二来交通环境亦不许可。“代步当然无问题,但我们作为玩家就需要一个好环境。”而且吕颂贤表示内地普通市民不太接受电自行车文化,“希望日后两地车迷多些交流,可有助(内地)建立正确驾驶态度。”他认为因为内地部份人驾驶态度欠理想,而电自行车难以规管,以致政府禁止电单单,若大家的驾驶水准提升,将来内地电自行车风气会有改变都不定。

吕颂贤(本网记者摄)

疫情严重影响到各行客业,吕颂贤亦不能例外:“疫情非常大影响,至今仍未有工作。”他透露影视工作方面完全停滞,早前签好的工作活动都中止了。吕颂贤希望隔离令解除后才到内地工作:“我不想上去要隔离14日,返港又要隔14日,头尾浪费了成个月时间,宁愿留港玩车更好。”问到将来会否将工作重心放回香港时,吕颂贤就表示:“完全将工作重心放回香港就没有可能了,因为内地都有生意要打理,而且现时香港娱乐圈情况都不太理想。”不过他亦强调若有机会亦会在香港开工,正如两年前他亦应邀客串演出港产片《某日某月》:“可以与香港的台前幕的工作人员开工,始终同声同气,开工气氛更好玩。”他更笑指可看看开电视会否有拍剧计划,到时可以参与其中。

吕颂贤与太太麦景婷(网上图片)

疫情虽然令工作机会大减,不过吕颂贤就指有更多时间陪太太,两人可以一齐游车河兜风,他指:“可以享受平时无机会享受的乐趣,老婆就好开心,因为我今年都未离开过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