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海洋公园暂免结业 动保部总馆长为动物舒口气

总馆长祝效忠的职涯未曾离开过动物保育。

海洋公园一旦结业,园内动物将何去何从?此问题一直在动物及保育部总馆长祝效忠的脑中盘旋不去,至上周五立法会通过拨款,他总算可喘息。甫毕业便加入海洋公园,祝效忠的职涯未曾离开过动物保育,与大熊猫特别有缘,他早年亲自照顾国宝安安佳佳,近年背负协助盈盈乐乐繁殖后代的使命。在园内工作20载,动物生老病死在所难免,4年前最爱的佳佳与世长辞,祝效忠不舍,今次海洋公园濒临倒闭,他更难舍难离,“不幸要关闭的话,我首先想到要与动物立即分开的画面。”未到最后一刻,他也不忍送走园内任何一只动物。

海洋公园。资料图片

祝效忠走到大熊猫安安的栖身之所。当他走到馆外的一棵银杏树前,在其已变色的全视线眼镜下,隐约露出凝重的神色。

“这是为了纪念佳佳而种的银杏树”,祝效忠说。4年前大熊猫佳佳去世,其骨灰由他亲自撒于银杏树的泥土上,“佳佳被誉为‘英雄母亲’,因她曾产下5胎6儿女,而银杏树象征长寿及多子多福,很适合来纪念她。”4年过去,眼前的银杏树长高了,他未有淡忘与佳佳的回忆。

1999年,从港大毕业的祝效忠正式加入海洋公园,首项重任便是安排一对国宝的运送及检疫,也因此与佳佳结缘。当年海洋公园首次迎来大熊猫,公园上下都隆重其事,安安佳佳一进园,祝效忠即开始严格的检疫工作,从消毒清洁、喂食到磅重,均须一丝不苟。

海洋公园动物及保育部总馆长祝效忠,背负着园内七千五百多只动物的福祉。

为了日以继夜照顾大熊猫,当时祝效忠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直接住在园内,“我与另外3名动物护理员,要24小时、分3更轮流照顾他们。”照顾过程虽艰辛,但现在回想起来,仍是他入职以来最难忘的经历,“大熊猫是我第一次由头到尾照顾的物种,很庆幸可以参与其中。”

佳佳初来报到,仍在检疫期间,祝效忠已观察到她的外表与众不同,“一般大熊猫的头部很圆润,但佳佳的嘴特别尖,好似少女瓜子脸般,下巴尖尖。”他笑言,佳佳很有性格,并非每名饲养员都理会,“佳佳与其他动物不同,不是放了食物她就会吃。因为她与你不熟,宁愿自己发掘一下新环境。”

要与有性格的动物相处,先要了解其个性。祝效忠当时花了一周,顺应佳佳的生活习性,包括喂饲食物的先后次序、摆位等,才与她建立关系,“用普通话呼叫‘佳佳’,她终于走过来了。”及后他将训练海豚的方式,应用于大熊猫身上,教导他们学习一个又一个小步骤,终于串连成一个伸手的动作,让医护人员抽血及量血压。

一九九九年加入海洋公园的祝效忠,与大熊猫特别有缘。

海洋公园于07年迎来另一对国宝盈盈乐乐,运输及检疫所有安排,同样由祝效忠负责统筹。他也多了一项协助年轻大熊猫“添丁”的任务,“盈盈乐乐有生育能力,所以我们有保育使命,要让他们繁殖后代。”然而,要令圈养大熊猫自然交配,困难重重。

15年盈盈经全国大熊猫繁殖计画到卧龙配种,成功怀孕后却流产,之后用人工授精方法,盈盈也多次出现假怀孕,不断“食白果”,祝效忠深知繁殖之路不易走。直至今年4月初,护理团队将盈盈乐乐的气味互换、播放交配时的叫声,终使他们成功自然交配,祝效忠难掩兴奋,“真是开心到爆!乐乐亦终于大个仔。”

大熊猫护理以外,海洋公园多年来的动物发展大计,祝效忠亦参与其中。12年“冰极天地”开幕前,他亲自到日本及美国引进首批企鹅等极地动物,在冰水中逐一拣选企鹅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要成功捉到企鹅上来做检查,须等他们游过来,但不能太‘锡身’,还记得冰水流进心口,真的冻到震!”目前园内企鹅数目由初期的15只,增至90多只的阵容,他功不可没。

现时祝效忠虽不再亲自喂饲动物,但亦会为自己编排行程,每日到不同展馆观察各动物的行为变化。近月海洋公园濒临财困倒闭,身为总馆长的他,背负着园内7500多只动物的福祉,压力不少。动物何去何从的问题,他当然有想过,更坦言,“这条问题很难答。如果公园不幸要关闭的话,我首先想到要与动物立即分开的画面,离开一同照顾动物的团队拍档,离开这个让我发挥到专业的工作环境。”

在他眼中,世上没有单一设施,可接收海洋公园所有动物,“之前说没有Plan B,是因为我们还未与其他设施接洽。”在确保动物健康及福利获得保障前,他不敢贸然下决定,“将年老及大型动物送走风险很大,对动物而言亦带来很大冲击。不止是适应问题,运输、检疫过程也很折腾。至于放生也不可行,这会影响环境生态,放生变杀生。”

上周五立法会终于通过对海洋公园的54亿元拨款,维持营运多一年。资料图片

上周五立法会终于通过对海洋公园的54亿元拨款,维持营运多一年,园内动物暂时避过被送走的命运,祝效忠总算可放下心头大石。

但海洋公园日后发展是否如愿,与盈盈今次是否受孕一样,同属未知数。可以肯定的是,即使倒闭危机重临,未到最后一刻,他也不忍送走园内任何一只动物。

海洋公园闭园期间,除了准备重开工作,祝效忠亦不断反思圈养动物的争议。

海洋公园陷入倒闭危机,坊间建议停止圈养,在公园工作20载的祝效忠,从不“盲撑”所有圈养设施,也认同到野外接触动物的好处,“我个人支持到野外,也会带小朋友去行山观察动物,但这不代表动物园与野外接触不能并存。”

祝效忠认为,营造自然生态环境的教育保育平台,可为大众提供一个既舒适又安全的环境,接触到野生动物,不用一窝峰冲到野外,避免对环境造成冲击,“如果失去这些教育保育平台,将会是损失。事实上,并非所有人均有经济能力,飞到非洲、南极等观赏动物。”他深信,在动物福祉的大前提下,团队会继续维持对圈养动物的福利及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