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的“中国病不好医”、“中国妻不好离”,有点烦!

新冠大流行几乎推倒欧美国家,期间她们还发现集体患了“中国依赖症”。不过,与新冠病毒一样,相关的“疫苗”远未准备好,而且代价高昂,影响更加复杂。《华尔日报》前日一篇”Dear America, A Cold War With China Will Be Expensive”作出深度分析。

特朗普身后是一场“中年危机”。AP图片

特朗普身后是一场“中年危机”。AP图片

2008年中美曾经有过如“夫妻”的Chinamerica关系,今天双方闹不和。文章开宗明义提出警告︰“离婚不仅麻烦,而且昂贵。”道理有谁不知不明白呢?不过,“为换取独立和内心的平静,唯有不惜牺牲经济利益。”中美贸易战、科技战,最近加上香港问题国际化,西方要求在经济上与中国脱钩的呼声愈来愈高。

“美国正考虑设立一只250亿美元的‘回流基金’(reshoring fund)——鼓励美资企业和生产从中国撤回——同时加强对华为的围剿(准备阻断华为半导体的全部供应链)。美国政府还将目标对准了中美人员交流,放慢或取消对希望在美国科技公司工作,或在美国高校学习的学生和工程师的审批。”

另一方面,英国继倡议组成十国5G标准联盟“D10”之外,正与日本NEC和韩国三星电子就5G建设计画进行商谈,找寻取代华为的方案。英国政府态度如此积极,是基于国内议员反对过度依赖中国。新冠疫情初期,欧美国家需要从中国运来医疗产品,同时,中国供应链停顿,令全球生产也停顿,这种“中国依赖症”的征状,后果可以很严重,因为中国原来是拥有制裁西方的实力。

《华日》文章提到“仔女”问题——美国对中国的依赖不只是iPhone代工、口罩和呼吸机生产,还有的是“中国留学生”。文章指出︰“中国留学生有助增加美国高校的收入,缓解数十年来教育投资不足的问题。”这几十年来,美国政府的研究经费已停止增长,“但美国高校仍位居科学创新的前沿,原因之一就是留学生对昂贵的美国学位的需求不断增长。中国学生占外国留学生的三分之一。2017年,中国留美学生教育支出为139亿美元。相当于美国政府2017年为大学提供的研究经费的一半。”如果中美之间,连“仔女”关系也脱钩,损失何只学费收入?

美国国防部上月一份报告,提出要有与中国进行马拉松竞赛的心理,关于中美人才方面,需要注意︰“科技人才培养是大国竞争的重要支撑,但由于美国学生更多选择法律、金融等高薪职业,美国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M)的毕业生大幅减少。”中国STEM学生比美国多出6至8倍,他们到美国深造、继续研究,甚至在美国工作或创业,对美国科技发展相当有利,中国同样有所得益。

中美不脱钩,双方共赢。现实不容许的话,美国便需要面对“中国病不好医”、“中国妻不好离”,还有大堆“仔女”问题,真是一场“中年危机”,看你怎么办?

深蓝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