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指纹断案破案非现代专有 中国可上溯至战国后期

中国先人早已了解指纹的特性,并将之应用。

“指纹”是灵长类动物手指末端指腹上由皮肤所形成的纹路,也可指纹路在物体上印下的印痕,即是我们说的“手指模”。当我们的手指接触到物品,指纹会增加手指与物品间的摩擦力,可以令人抓紧物体,还会在物品上留下指纹,这些印痕最常在犯罪学、法医学上被当作证据。

然而,早在中国战国后期,先人已懂得利用犯罪现场遗留下来的罪犯指纹来破案。我们于湖北省云梦睡虎地在1975年出土的一批战国时秦国竹简“云梦竹简”,见证到这一点。

云梦竹简 (网上图片)

“云梦竹简”共计1155枚,长23.1到27.8厘米,宽0.5到0.8厘米,内文为墨书秦隶,写于战国晚期及秦始皇时期,主要内容是秦朝时的法律制度、行政文书、医学著作以及关于吉凶时日。这批竹简震惊世界,并将其分类整理为十部分内容:《秦律十八种》、《效律》、《秦律杂抄》、《法律答问》、《封诊式》、《编年记》、《语书》、《为吏之道》、甲种与乙种《日书》。

云梦竹简 (网上图片)

至于指纹破案的故事,就记载在《封诊式・穴盗》中,记录一宗罪犯挖洞进入一户人家里爆窃的犯罪全过程,有如现今鉴证实录,记载犯罪现场的多处痕迹,包括鞋印多少、大小,判断新鞋还是旧鞋;墙上的新缺口判断有人越墙而走;屋内的摆设是如何等等,当中特别留意的是这一句:“内中及穴中外壤上有厀(膝)、手迹,厀(膝)、手各六所。”即犯罪现场和地洞的洞壁上留下了罪犯的“膝、手迹,膝、手各六处”,显然是尝试以指纹来破案。

中国被指为世界上“指纹术”发祥地,指纹应用历史悠久,可上追溯至5000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中期。公元1978年,考古人员在仰韶文化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陶器上,发现清晰可见的指纹印痕,且在陶器上几何装饰纹中,如波形纹、弧形纹、圆圈纹、曲线纹、漩涡纹、雷云纹等,在指纹上应有尽有。

同治年间的押印契约 (网上图片)

仰韶文化距今已5000多年。古人以“按指为印”的制陶方式留下清晰指纹,表明此时中国人确实在用。

在秦汉时期,中国盛行“封泥制”。当时公私文书大都写在木简或木牍上,差发时用绳捆绑,在绳端或交叉处封以粘土,盖上印章或指纹作为信验,以防私拆。这也是典型利用指纹的案例。秦朝后,利用指纹破案的案例,也有在史书记载。唐代有“画指为信”,就是以指节间距离为信。指印就是将手放契约上,在自己的名字上,画下手指三个指间的距离作为凭证。新疆吐鲁番阿斯塔纳地区出土的唐代文书契约里,包括借钱与购买的契约,都有鲜明“画指券”。

到了宋朝,中国人利用指纹技术趋向成熟,《宋史·元绛传》就记载了元绛利用指纹断案的故事。据载北宋仁宗天圣年间,江西永新县有一年轻人周整,不学无术,以赌为生。有次他与另一小混混龙聿一起赌博,结果输清光,一心想翻本结果越陷越深,输掉本来属于母亲的15亩田。结果立下字据,但那15亩田是属于周整母亲,所以龙聿要求字据上必须有周整母亲的手印才算。

道光年间的押印契约 (网上图片)

周整母亲肯定不会同意,于是背着母亲在家里找来一份按有母亲手印的文书,然后涂掉文书上的字,与龙聿一起伪造一份卖地契约。

周整母亲知道此事后很愤怒,告到县府官衙,官方因发现有其指纹,没有详细查看指纹和文字形成的先后顺序,未发现他们造假,不予受理。直到元绛担任知县,周母再次起诉。元绛是细心的人,发现年月等日期居手印之上,识破龙聿利用周母按有指纹的旧文书伪造田契的阴谋,最终使良田物归原主。

可见,北宋时期人们已能准确鉴别指印是谁按、怎样按,指纹还成为当时民事纠纷主要证据之一。南宋时期,世界法医界鼻祖宋慈,写过《洗冤录》一书,记载了极多以指纹识别的方式成功判别的案例。至于西方对指纹的研究是从17世纪开始,到了19世纪末才用指纹断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