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治流氓

美国黑人George Floyd的死亡事件继续引起全国示威及暴乱,这场“黑人命也贵”运动(Black Lives Matter)由原本为死者讨回公道及争取改善黑人待遇,逐渐变成以针对警方及改革警队为目标。上星期,悲剧发生的地点明尼亚波尼斯市的9名市政府议员就联手“逼宫”,以不惜反对一切议案为手段,要求市政府停止向警队拨款,并将资源改为其他社区服务如青年支援等等,成为运动爆发以来第一个解散警队的城市。


原本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并不支持停止拨款警队,但是碍于示威者和市议会的压力下,近日一反过去的立场,表示愿意研究削减警队开支及增加社区服务的资源,该市的政府官员更声言要减少11亿美元的警队开支,使全国解散警队的呼声愈来愈大。

 

虽然,美国警队针对黑人的新闻不绝于耳,确实需要作出检讨和改善,但是美国每年的罪案案件多达800万宗,例如凶杀、暴力、入屋行劫等,贸然解散警队,减少甚至解散保障社会安定和人身安全的人员,其实等于置数以千万计的美国平民于绝境,使日趋严重的治安问题加速恶化。

 

对于警队而言,削减开支甚至面临解散不但加剧警察和民众的对立,亦将现时政治不稳的责任归咎于警方身上,严重打击士气。公众形象严重受损的美国警队,未来在执行职务时将会面对更多困难和挑战,而愿意投身警队的新血也会有所减少,社会整体的治安水平势必趋向负面。为了避免每年可能只有一千多宗的黑人冤案出现而牺牲绝大部分群众的福祉,是因噎废食的愚蠢做法。


民主政制其中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美国政治学者Jason Brenna的著作《反民主》一书提出,对于社会带来最大害处的,莫过于“政治流氓”。这类人对政治或社会事务或许有一定的认识,亦有很大的热情和参与程度,但是这些民众的质素良莠不齐,眼光一般也较为肤浅,只能看到表面的社会现象而不能深入分析个中的矛盾,因此得到大量热情的群众认同及推动的诉求,其实很多时候都不能切中要害,解决问题,甚至可能适得其反,得不偿失。


在1970年代,美国纽约市便有呼声,要求禁止雪糕车营运,理由是有数据发现有雪糕车出现的地方,风化案的数量便会增加。为了保障妇女安全,所以要求订立有关法例。然而,即使是“牛头角顺嫂”都知道,雪糕车与风化案没有必然关系。即使两个因素同时出现,并呈现正相关,但是也不一定存在因果关系,也不能否定可能有第三个因素主宰著两个因素的关系。只是单纯因为雪糕车出现及风化案增加,就认定两者存在关系,明显是不科学及不合逻辑的想法。

 

当然,这个例子只是关乎雪糕车的存亡,即使全面禁止营运对社会而言不会引起极大影响,而风化案的问题最多只是没有好转而不会恶化。可是,如果政治流氓提出的无理诉求涉及的是与社会安全密切相关的警队存废问题,后果则可能十分严重,民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难受保障,整个国家的安全制度便会完全崩溃。


即使社会存在大量政治流氓,而他们没有充分社会影响力,当权者可以具备充分权力是否采纳,按照实际情况作出最好的判断,也许便能有效减少政策失误,使社会有所得益。但是,可惜的是,在民主政制下政治流氓具备高度的动员能力和影响力,除非在位者高风亮节,不为民粹左右,不计较政治得失,坚守原则,否则便碍于政治压力而只能向政治流氓低头,作出满足民间声音但未必对整体社会有利的决定。


Jason Brenna认为,理想的政治世界应该由“瓦肯人”主导,即是由接受过高等教育,具体高度分析能力,不受立场和情绪左右的精英们参与、讨论和决策。然而,现实是即使教育水平偏高、民主历史相对较长的美国,“瓦肯人”几乎不存在或是毫无作用,反而政治流氓俯拾皆是。因此,憧憬著民主,以为开放政制便是一切问题之良药的人们,只会使社会坠入深渊。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