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南宋时期汴京大疫 奏出金朝没落序曲

传染病一直伴随着人类历史,甚至改变人类历史进程。

疫情影响历史发展走向,成为近代史学界关注焦点。西方历史中除了耳熟能详的十四世纪黑死病,还有美洲天花、黄热病及非洲牛瘟等都是典型例子,至于中国历史上,东汉末年的瘟疫及明末东北鼠患,都成为压垮骆驼的稻草。然而,大金王朝的金哀宗完颜守绪,即使如何志在振兴,也逃不过瘟疫带来灭亡的宿命。

金天兴元年(宋绍定五年、公元1232年)四月,蒙古大军攻打金国汴京没有成功,半月后撤离。就在蒙古军撤离,汴京城内突然爆发大瘟疫,历时五十天,半数人口近百万人死,也令金哀宗出逃。

辽代胡瓌《出猎图》描绘的契丹人 (网上图片)

金哀宗,原名完颜守礼,是史上具悲剧色彩的末代皇帝。他原本不是太子,因原太子已经身亡,皇太孙完颜锵也早年夭折。金宣宗无奈下立他为太子并改名守绪。

公元1223年,宣宗驾崩,完颜守绪继位。当时大金朝风雨飘摇,蒙古铁蹄强悍,金朝疆土日益缩减,加上与南宋战事中,金朝屡战不胜,进退失据。国内朝纲松弛,官员徇私舞弊,各级官吏鱼肉百姓,盗匪猖獗,义军迭起,乱象横生。金哀宗即位后即采取种种措施欲中兴金国,包括惩奸除恶,广开言路,任用抗蒙有功之士,同时与宋、西夏停战修好。

辽国画中的契丹人 (网上图片)

天兴元年正月,即汴京大疫前,蒙金两军三峰山之战,蒙军大获全胜,金朝主力军队重创,揭开金朝灭亡序幕。三月,蒙古人进攻金都汴京,包围城池。整整十六个昼夜,蒙军没有攻下汴京,双方总共伤亡百万人。

蒙军知道一时难以攻克,双方议和,金朝送荆州曹王作人质,送给蒙古人酒肉,蒙军才撤走。当金朝举城庆贺时,一场突如其来瘟疫席卷整个汴京城。据《金史·哀宗本纪》载,“天兴元年五月......汴京大疫,凡五十日,诸门出死者九十余万人,贫不能葬者不在是数。”按此计算,单日死亡患者接近两万。这一惨剧在《金史·后妃列传》中也有描述:“大元兵围汴,加以大疫,汴城之民,死者百余万,后皆目睹焉”。

宋人所绘的金人骑兵 (网上图片)

著名文史学家元好问当时也恰巧在汴京城,亲眼目睹大疫惨状:“五六十日之间,为饮食劳倦所伤而殁者,将百万人。”元好问当时以为疫情是因“饮食劳倦所伤”而引起。

限于当时条件和医疗水平,这场瘟疫究竟是哪一种病疫,后世学者有不同观点,而目前学界主流说法是肺鼠疫,并将其视作13世纪鼠疫大流行中的一环。

当时在城中救治疫民的中医李杲,在《内外伤辨惑论》中记载,患者发热、痰结、呼吸困难、咳嗽血痰、咯吐大量稀薄痰沫、极度疲倦乏力等全身症状,伴有惶恐易惊、意识障碍及躁、烦、乱等神经系统症状,一般十天之内必死。根据病人发病的症状看,和肺鼠疫很相似,只是死亡时间比肺鼠疫要长几天,当代有学者认为可能是较轻症状的肺鼠疫。

《金史·哀宗本纪》局部 (网上图片)

李杲描述死亡人数触目惊心:“既病而死者,继踵而不绝。都门十有二所,每日各门所送,多者二千,少者不下一千。”假设一天一门出尸一千五百具,十二个城门就是一万八千,和诸多其它史料是吻合。李杲记载疫长“几三月”,也就是二个多月。

金朝灭亡之际,汴京城俨然惨不忍睹,“途茂草长林,白骨相望,虻蝇扑面,杳无人踪。……见兵六七百人。荆棘遗骸,交午道路,止存民居千余家,故宫及相国寺佛阁不动而已。”所以,末世金都汴京非被蒙古大军拿下,而是被瘟疫攻克。

公元1232年12月,哀宗出逃汴京,北渡黄河,奔至归德(今河南商丘)。金将武仙攻打南宋蜀地光化,被孟珙打得大败。至此,金朝所剩元气皆丧,其后哀宗被蒙古步步进逼,这时想与南宋联合修好,派使者去游说宋人,可是南宋未有理会。天兴三年正月(公元1234年),蒙宋联军攻破蔡州,哀宗不愿做亡国君,紧急将皇位强行传给统帅完颜承麟后自缢身亡,年仅37岁。

末帝完颜承麟闻知哀宗死讯,“率群臣入哭,諡曰哀宗”,哭声未停,城池被攻破,完颜承麟同日死于乱军中,大金王朝彻底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