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北宋皇家龙舟竞渡 玩法如军演 节目多元

事实上,中西方体育竞技运动,都与军事文化有相互影响。

北宋时期,宋太宗赵光义诏发3万多民夫,疏扩开封城西的金明池,在池中心,还建有亭台水榭及水心五殿。宋太宗扩建金明池,最初目的只是演习水师以加强战备,但没过多久,演练便被充满娱乐色彩的水嬉活动所取代,除了有水上歌舞、水上秋千、游泳竞赛等,最为壮观的就是龙舟竞渡。

《金明池夺标图》(网上图片)

龙舟竞渡,是民众欢庆端午佳节重头戏之一,但在宋元之前,龙舟竞渡并不只是端午才有,《龙池竞渡图》会在三月。

《金明池夺标图》局部 (网上图片)

这幅传为北宋画家张择端所绘的《金明池夺标图》,就描绘宋徽宗崇宁年间(公元1102年至1106年)3月3日,皇帝开放金明池,举行龙舟竞渡,与民同乐操演水军的情形。这大概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幅龙舟竞渡实景图。同时,我们可以靠南宋时期文人孟元老,追忆昔日东都汴京繁盛而写的《东京梦华录》,详细记载金明池3月竞渡情况,来与《金明池夺标图》相互参照。

据《东京梦华录》所载,金明池上有大龙舟:“水戏呈毕,百戏乐船,并各鸣锣鼓,动乐旗舞,与水傀儡船分两壁退去。有小龙舟二十只,上有绯衣军士各五十余人,各设旗鼓铜锣……”

《金明池夺标图》描绘了一些表演节目 (网上图片)

在争标以前,先来段水傀儡和水秋千的水戏表演。大龙舟已经到了金明池中准备,龙头对着南岸临水殿看台。大龙舟两侧还有五艘小龙舟,每艘小龙舟上都有十位桨手,小龙舟也有龙首,龙首上也站着一位执旗的军校。

《金明池夺标图》描绘龙舟争标 (网上图片)

水戏船表演完水傀儡和水秋千诸种水戏后,十艘小龙舟要在军校的指挥下表演“旋罗”、“海眼”、“交头”各种阵式,这应该是水军演习留下来的传统。在水戏和阵式表演结束以后,就来到争标重头戏。

临水殿正前方,左右并列著两排共十二面锦旗,两排锦旗中间有一根立著的杆子,上面挂著锦彩银碗,这就是龙舟要争夺的锦标。大家可留意临水殿门口有森严门禁,也富丽瞻华,据了解,往水边伸出的看台就是皇帝专享的观赏席。

《金明池夺标图》描绘临水殿门口,水边伸出的看台应是皇帝观赏席 (网上图片)

《金明池夺标图》描绘龙舟争标情况 (网上图片)

至于如何比拼?首先,站在龙头上的军校挥舞旗帜,两行龙舟击鼓竞行,桨手们方向划一,舟如离弦,飞向锦标。至于水殿看台上、仙桥上人头拥动,想来鼓击声、呐喊声。这种龙舟竞渡,与现今所看到的并不一样,其实类似水军实战:“又见旗招之,则两行舟鸣鼓并进,捷者得标,则山呼拜舞。并虎头船之类,各三次争标而止。其小船复引大龙船入奥屋内矣。”

《金明池夺标图》局部 (网上图片)

赛事除了皇家观赏,也成为汴京民众的一大娱乐。当时不少文人记载了竞渡的激烈情况。柳永的《破阵乐》说到:“金柳摇风树树,系彩舫龙舟遥岸……两两轻舸飞画楫,竞夺锦标霞烂。罄欢娱,歌鱼藻,徘徊宛转。别有盈盈游女,各委明珠,争收翠羽,相将归远......”他形容鼓乐声喧天,龙舟像雁行那样排列著,直向水殿冲去,要去夺那灿烂似霞的锦标。争标结束后还有歌舞助兴、徘徊宛转,直到游人都三三两两归去,暮天沉沉,龙舟与池水,才浸入夜色,归于沉静。

《金明池夺标图》局部 (网上图片)

到了南宋时期,南渡文人袁褧回忆龙舟竞渡时,也生动的讲到金明池上的乘风破浪:“余少从家大夫观金明池水战,见船舫回旋,戈甲照耀,为之目动心骇。”但当时,北宋灭亡,宋室南渡,金明池无人经营,池内建筑渐成断栋残壁,池水逐渐枯涸。

据了解,金明池大概到了明朝后期,因为淤平被废弃,消失于历史长河中。反映出北宋时期繁华的龙舟竞渡,当中的激烈与鼎盛,也只能够在《东京梦华录》、《金明池夺标图》及元代浙江画家王振鹏的《龙舟竞渡图》中窥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