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点反驳特首指派法官的问题

国安法立法在即,受到直接影响的反对派马上跳出来说三道四,肆意抹黑,尤喜谈论由特首指定法官名单以审理涉及国安案件一事,声称由于特首是即将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由其指派法官将会损害司法独立云云,再次反映反对派如何善于利用谬论迷惑人心。


第一,正如坊间不少时评指出,根据基本法第85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及第88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的法官……由行政长官任命”,意即现时各级法官的任免其实都是由特首决定,而即使如此香港法官的独立审判权利既受法律保障,亦是举世公认。何以现时国安法沿袭类似的安排,司法机关的独立性便受质疑?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反对派的质疑是出于政治目的,而不是基于事实判断。

 

进一步而言,假如基本法条文对有关司法机关及人员职权的保障维持不变,而反对派马上就认定司法机关的独立性将会荡然无存,则无疑于在没有直接证据下质疑国安法立法后法官便会“突然丧失其专业知识及操守”,未免过份矮化及丑化法官的能力和形象,实应当“藐视法庭”论。


第二,由特首指派法官,才可确保案件判决的质素。虽然法官拥有丰富的审判经验和法律知识,然而毕竟各有所长诚如港大法律系学者陈弘毅所言,部分法官擅长民事诉讼、有些则专门审理商业法案件,各擅胜场。由于国安法案件牵涉香港甚至全国利益,广受注目,稍有差池,则于当事人或社会整体所害甚矣。因此,由特首选取一篮子具备审理国安法知识和能力的法官,才能保证案件审判的质素和公信力,亦是对当事人和整体社会最公平和有利的做法。既然反对派如此重视司法质素,又时常担心自己面临国安法检控,对于指定有能力有水平的法官以确保公平审讯却又如此反感实自相矛盾,毫无逻辑可言。


第三,司法机关人员任命大权掌握在行政长官手中,不等于行政干预司法。以英国为例,国会的最大党可以执政,任命议员成为官员,即同时掌握行政及立法两权,但从未有人认为这是行政干预立法或是认为是暴政劣政。

 

同样地,不少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本身都是资深律师,甚至出任暂委法官,临时代理法官一职审理一般民事诉讼。按照反对派的逻辑,身为议员又同时兼任法官,是否代表立法干预司法?何以反对派容许立法机关人员独揽大权,对行政机关受法律保障的权力则诸多挑剔?


最后,必须重申香港从来不是“三权分立”,而是正如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说,香港的制度是“三权合作”,“三个机构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由行政机关作主导,立法、司法应该尽量配合,最多只是作简单的监督和制衡。因此,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行政干预司法”一说成立,也是没有违背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治原则和期望。


其实,反对派老奸巨猾,岂会不知搬出“行政干预司法论”是愚不可及,站不住脚?但是,所谓专业人士仍要祭出这招,足见他们狗急跳墙,垂死挣扎,在国安法来临以前散出最后的一抹余辉。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