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劳工政团搞边科?

反对派初选的报名阶段已经结束,赛前一度“扭计”,声言未必根据初选结果决定是否参加9月立法会选举而遭受猛烈抨击的街工,终于在同侪压力下宣布放弃参选。至于另一以劳工参政团体工党,在立法会硕果仅存的代表张超雄已经宣布退下火线,其继任人工党主席郭永健亦因民调成绩太差而决定不竞逐立会议席,意味着昔日两个具代表性的反对派劳工政团即将“灭党”。


记得2012年可说是劳工政团的黄金年代,上述两党,加上民协,连同爱国爱港阵营的核心组织兼全港最大劳工团体工联会,合共在立法会地方直选取得超过30万票,占整体投票率的17%,合共取得12个议席。


可惜,好景不常,2016年立法会选举劳工政团遭受挫败。民协全军覆没,去届取得4席的工党也仅余张超雄一人。虽然街工的议席没有减少,可是未能保住新界西的地盘,种下今天不能入闸的根。
劳工团体参政有两大好处。第一,任何社会结构都必定是呈金字塔式,富裕阶层属于塔尖,即是只有少数人口;中产阶级虽然在社会有一定影响力和地位,但是人口比例上只是处于中间位置;处于金字塔底部,亦即人口最多的,必然是基层草根。换言之,关心劳工权益的政党,有着最广阔的“人口池”,有助吸纳选票和赢得议席。


第二,劳工团体除了进行劳工维权的工作之外,亦会以不同方法发展会员,如兴趣班、进修课程、康乐活动等等。成功的劳工团体本身便有一定数量的忠实会员,从而在选举中成为坚实的支持力量。


不过,随着香港两大政治阵营矛盾变得尖锐,加上社交平台应用日趋发达,劳工团体赖以生存的两大优势已经不再显眼,取而代之是以年轻和激进为卖点的政治势力抬头。


以2016年立法会选举为例,工党的两大主力李卓人和何秀兰分别不敌朱凯迪、郑松泰和罗冠聪等新兴激进势力而败选。而后者采取的竞选方式,不如劳工团体以服务大众和吸纳会员以坚实群众基础为主,而是善用网络和社交媒体发放文宣,以偏激甚至违法的政治理念作为招徕,并成功吸引一批年轻人及基层的支持,直接打击劳工政团的生存空间。


当务实的劳工政团逐渐淡出议会,取而代之的却是以极端政治立场挂帅的政棍,则议会无可避免面对更加火热的政治斗争,并蔓延至民间的对立,使社会的裂痕更加巨大。


同时,由于主张保障劳工权益的政治代表减少,加上议会忙于政治对抗,关心及争取改善民生的力量自然有所下滑,更难与利益庞大的商界力量抗衡以维护劳工尊严,最终不只劳工政团难以生存,市民大众也会受到极大损失。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