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大食人考上科举位居翰林学士 惹朝野激辩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VS“形夷而心华”

从东汉到唐朝,大批阿拉伯人(即当时的大食人)、波斯人由于经商来华,并在长安、洛阳、广州等大都市定居。据史载,由于定居的“蕃客”越来越多,唐朝为方便管理,遂开始设置“蕃坊”。当中就以广州的蕃坊为例,已生活着数十万蕃客,可见规模及场面。

按规定,蕃坊实行自治,“蕃长”作为最高管理者,由蕃客自主推举,并与地方官有同等待遇,而当地的府衙也不能随意干涉蕃坊事务。此外,蕃客还能在中国娶妻生子、开办学校,甚至还允许参加科举。比如,在唐宣宗大中二年(公元848年)所录取的进士中,便有一位蕃客叫李彦升,这次结果也引发了轩然大波。

唐宣宗画像 (网上图片)

史料记载阙如,有关李彦升的生年、籍贯、何时来华及早年经历等都无从得知。相传他的李姓,为唐宣宗所赐。按李彦升的自述,他是来自大食,出身高贵家族,来到唐帝国前,已对中华文化产生浓厚兴趣。因仰慕唐朝文明昌盛,李彦升自少年起便跟随长辈到中国经商,又积极学习、钻研儒家经典,最终成为一名精通汉学的蕃客。

敦煌壁画中的胡人 (网上图片)

学习中华文化,也在唐朝境内经商,李彦升足迹踏遍大江南北,凭著流利汉语结识很多朋友。据指有一次,李彦升在汴州经商,经人介绍,跟宣武节度使卢钧有了交情。卢钧在跟李彦升攀谈时,发现他不仅汉语流利,且对儒家经典有深刻见解,写诗作也有水平,认为他的才学不应被埋没,加上希望能借助其家族在大食的势力,来促进唐朝与大食的关系。

于是,卢钧上书朝廷,请求唐宣宗恩准李彦升参加科举。唐宣宗也派人调查他,确信他身世清白、确有才学后,准许他参加大中二年(公元848年)的科举。

唐代大食人俑 (网上图片)

唐朝科举考试门类很多,以明经、进士两科考生最多。当中明经科主要考儒家经典,多死记硬背,难度系数较低,而进士科考察诗词歌赋、政治见解,难度较高,中举者人数极少,故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之说,但凡通过“进士”科考试者,仕途升迁道路较理想,位至卿相者不在少数。

结果,李彦升一举及第,成为当年全国23名及第之一,消息传出朝野皆惊。按照流程,朝廷要对中举的进士授予官职,成绩优秀者还能入翰林院,充当皇帝机要秘书。李彦升由于名次靠前,理应被点为翰林学士,但此时朝中出现很多反对声音。

据《全唐文·华心说》记载,反对者都认为李彦升有身份问题,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质疑他参加科举的动机,以及对朝廷的忠心。他们认为李彦升若跻身高位,难以保证他不会沦为“安禄山、史思明第二”,对唐朝百害无一利,应该取消李彦升进士资格。

安史之乱是唐代由盛转衰的关键,图为《明皇幸蜀图》局部,描绘安史之乱时唐明皇避难入蜀途中落魄情形 (网上图片)

不过,也有部分朝臣力挺李彦升的,认为无论汉人还是蕃客,只要有真才实学,都有资格参加科举。比如,卢钧便在唐宣宗面前反驳反对者的意见,称李彦升虽是蕃客,但既实学又热爱中华,是“形夷而心华”。朝廷应当破格重用他,唯此才能体现帝国开放及包容。

唐宣宗认为卢钧讲得有理,同意录取李彦升为进士,并钦点他为翰林学士。由此,李彦升成为中国史上唯一阿拉伯进士。由于史料记载阙如,无从得知关于李彦升被授予翰林学士之后的情况,但依据合理推测,他应当位至公卿、寿终正寝,有子孙继承其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