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东南互保督抚逆旨 慈禧终夺回权力 却无力阻地方军阀化

军权财权下放,很致命但对慈禧来说是无奈之举。

1900年6月21日,慈禧一意孤行,召集义和团,以光绪皇帝的名义向十一国“八国联军”宣战,并向全国各地下旨,向北京派兵“勤王”。东南各行省督抚,却不理慈禧命令,不与列强宣战,避免与整个清帝国一起陷入战争局面,史称为“东南互保”。

慈禧 (网上图片)

早已达成共识的东南各督抚,以义和团“矫诏”慈禧为由“抗旨”。时任两广总督李鸿章直接通电全国:“此乱命也,粤不奉诏”。随后两江总督刘坤一、山东巡抚袁世凯、闽浙总督许应骙、浙江巡抚刘树棠、广东巡抚德寿、安徽巡抚王之春等纷纷响应,在铁路大臣盛宣怀的穿针引线下,各督抚与列强订立条约,另有陕西巡抚端方、四川总督奎俊鼎力支持。

义和团 (网上图片)

正当身处北京的慈禧和光绪面临列强将会兵临城下,这些地方督抚应该保家卫国,却与清政府切割。“东南互保”是清末各地官方实力派人物首次公然聚众反抗慈禧。事实上,慈禧用义和团“刀枪不入”与列强宣战,当之前“团结”时的两次鸦片战争及甲午战争等都充分说明问题后,现在让一群“神棍”来打头阵,一旦东南各省跟着胡闹,不难想像结果。

八国联军侵占北京后,在北京举行阅兵仪式 (网上图片)

再加上另一个更实际的原因,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已达半个多世纪,西方势力由沿海渗透到内地。东南各省的经济活动都与列强息息相关,一旦贸然出兵攻打列强,无异自断财路。一些地方督抚,也清楚了解清朝与外国之间巨大差距,军事、财政、民生上也告诉他们不能打。

事件虽使河北、山西以外的地区,免于战乱波及,但东南各督抚违抗朝廷命令,显然被视为重罪。可是慈禧事后不但不敢处罚,甚至还表扬他们“度势量力,不欲轻构外衅,诚老成谋国之道。”这是因为清政府失去对东南督抚的控制。

八国联军入侵后,慈禧等人“西狩”回宫的情形 (网上图片)

事源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绿营以及八旗兵不堪一击,加上对外战争赔款,清政府经无力应对大规模平叛战争,便号召各省举办团练,以“民兵组织”对抗太平军。从此,曾国藩的湘军、左宗棠的楚勇、李鸿章的淮军等地方武装纷纷登上历史舞台。

需知道,朝廷鼓励兴办团练,却没支付军饷。军队日常开支都是由各军主帅自己筹谋,但这样军饷来源不稳,难以正常供养军队。久而久之,清廷下放军事权的同时,不得不下放地方财权。就这样,湘军、淮军等将士,只知主帅而不知朝廷。

湘军火枪队 (网上图片)

湘军、淮军最终击败太平军、捻军,朝廷也没东西可赏赐。他们辛苦打下来的土地,又怎可能拱手让人?于是团练将领摇身一变成各地封疆大吏。慈禧也不是省油的灯,当然知晓清廷和曾国藩等人此消彼长的势力变化,双方维持微妙的平衡关系。

所以即使东南互保中,督抚在太后头上动土,慈禧即使生气,但自身也难保也奈他们不何。在东南互保后,义和团面对列强不堪一击,清军节节败退,八国联军用了不到两个月打到北京城下,慈禧带着光绪皇帝仓皇出逃。慈禧万般无奈下,指定东南互保的精神领袖李鸿章,作为清朝全权代表,与列强议和,东南督抚的“抗旨之罪”自然不了了之。

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李鸿章被清政府任为“钦差大臣便宜行事”,与各国谈判 (网上图片)

慈禧应该只是短暂屈服,到了事态平息,慈禧就欲把权力夺回,于是出现了铁良南下改革的事件。

庆亲王奕劻和北洋大臣李鸿章代表清廷与列强签署辛丑条约 (网上图片)

首先,保皇派的铁良被任命为练兵处襄办大臣,“辅助”新军会办练兵大臣袁世凯,实为监视。次年,铁良受命南下考察江南制造局移厂,实际希望趁机剥夺东南各督抚的权力。当时,李鸿章、刘坤一已死,督抚顶梁柱倒了一大半,继任的两江总督魏光焘无能,被铁良抓住做假账的把柄,故江南制造局的财权、人事权被尽数收缴,东南督抚最大财路断了,而他和张之洞的亲兵武装,也被铁良收编解散。

满清国新军大臣合影,有袁世凯、铁良、段祺瑞、冯国璋、曹琨等 (网上图片)

随后,年迈张之洞被调离湖广,入京担任军机大臣。自此,东南最强的督抚彻底土崩瓦解。虽说如此,但各省也因八国联军入侵,有感需要武装自卫,因此慈禧治下,各省及各实力人物开始军阀化,这些地方团练,慢慢揭开民国军阀时代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