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转的疫情

日前新加坡完成国会大选,由国父李光耀创立、现时总理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继续成为选举的大赢家,在93个议席中取得83席,令选前一度因家弟李显扬加入在野党而备受压力的李显龙暂时舒一口气。


然而,这场胜利并不值得人民行动党高兴。因为2015年大选时,纵使失去李光耀的加持,该党仍然取得大胜,得票率接近7成,议席也增加3个。可是,是次选举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仅得61%,议席也没有增长,其中被外界认为未来有可能接替李显龙成为新加坡领导人的副总理王瑞杰在东海岸集选区以不足8000票之差险胜对手,证明民众对该党的支持有所减退。


人民行动党的优势减少,主要是因为民众认为该党主导的政府抗疫不力。虽然疫情爆发初期,政府应对反应迅速,更加向全国人民派发口罩,惹得一班港人牙痒痒。然而,新加坡的疫情在3月开始出现逆转,由每日只是个位数字的本土感染个案,大幅增长至平均每天双位数人民受到感染,至4月时更加每日录得过百宗个案,使得当地的累计感染数字高达4万5千宗,较香港高出近30倍!
在疫情严峻的情况下进行大选,民众自然透过选票表达对政府抗疫表现欠佳的不满,因此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下滑,相信也是意料之中。


与新加坡相似,香港的疫情近来出现逆转,随着政府推出限聚令,加上在多个关口进行出入管制等等,香港自4月开始疫情稍稍舒缓。然而,过去一个星期感染人数增加170人,而且大多是本土确诊病例,再次引起医学专家、反对派及其支持者对政府的猛烈抨击。


正如医学专家所讲,现时才是香港疫情最危险的时刻,因为多个屋邨出现大规模感染个案,加上部分个案源头未明,社区的隐型传播链随时造成更大的影响。假如政府未能推出有效的措施控制疫情,或是市民的防疫意识仍然疏懈,相关个案很有可能进一步攀升。


由于现时距离立法会选举仅余大约8个星期,大吉利是说句,如果现时疫情逆转并急速恶化,对政府的威望和建制派的选情将是致命性的。本来,经历去年的黑暴运动,林郑的民望已经严重受挫。好不容易因为疫情爆发中段政府推出补救措拖,如限聚令、抗疫基金等,加上疫情表面受控令民望有所好转,民众对特首的评分由一度由不足20分至现时接近30分,这次疫情再度大面积爆发可能将过去数个月的努力付诸流水。


假如政府民望欠佳,作为政治联盟的建制派也不可能独善其身。去年区议会选举大败,正是主流意见希望透过手上一票向政府表达不满,从而惩罚建制派。由于香港政治对立情况仍然紧张,如果政府在民生方面都不给力,毫不夸张地说,可能部分蓝营的市民都会以选票向政府抒发情绪。届时,反对派的35+的政治野心便大有可能实现,危害政治稳定。


当然,笔者明白,抗疫成功与否不独是政府的努力,市民是否配合也是因素之一,但是如果政府不能让市民觉得已经克尽己任、应对迅速,则“抗疫失败”四字将会写入政府的帐。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