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由黄巾至赤壁 瘟疫如何改变三国进程

瘟疫是三国时期最可怕的敌人。

东汉末年至三国时代种种,多得《三国演义》为人所知。《演义》的第一回就已经讲到张角,如何趁中平元年大疫广收门徒、医行天下,收揽民心,促成黄巾起义。

网上图片

瘟疫开启了东汉末年及三国之篇章,史实上,张角信奉黄老,教授门徒,又以符水或咒术给人治病,百姓慢慢相信张角的学说,也就是“太平道”。张角之后派门徒周游四方传播教义,十多年就发展出信徒数十万,遍布八州。结果,中平元年(公元184年),爆发了以张角为首的宗教形式大暴动。

网上图片

这个除了是社会矛盾、政治腐败带来的结果,也与疫症不无关系。仅以《后汉书》为例,在黄巾之乱爆发前的十多年,东汉全国发生大规模的天灾合计12次,当中特大瘟疫4次。据了解,公元180年以后,遇上天灾政府均无赈灾措施,推测当时无论中央还是地方政府也财经拮据,在后期史料中,还能看到灵帝公开卖官,显然对于筹措军费已无计可施。

这些情况就为张角势力带来机会。按《后汉书·皇甫嵩传》记载,太平道的活动,就是在瘟疫肆虐之时,得以发展壮大。最终,由张角等人领导的黄巾起义,撼动东汉统治根基,最后为天下三分埋下伏笔。

影视中的赤壁之战 (网上图片)

三国时期另一个赤壁之战是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也是《演义》重头戏。曹操在统一北方后,本计划一举南下完成统一,而孙刘联军凭“天时、地利、人和”取得战斗胜利。取胜原因很多,既有孙刘联军兵不厌诈,也有曹军舰船相连战术错误,但还有一点原因被忽略,就是曹军当时流行传染病,本就不擅水战及水土不服的曹军,战斗力进一步削弱。

影视中的火烧赤壁 (网上图片)

这一点因为《演义》为了突出以少胜多之效,刻意弱化了影响,小说中只以周瑜分析形势时说过:“驱中国士卒,远涉江湖,不服水土,多生疾病”,但于史实中,疫症的影响力是一个关键因素,于《三国志》及《资治通鉴》等史书,均有提及曹军当时面临疾患问题。

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记载,赤壁之战前,周瑜即对孙权说道:“操舍鞍马,使舟楫,与吴越争衡。今又盛寒,马无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至战斗即将展开时,果然,曹军中疫情已经蔓延:“时曹军众,已有疾疫。初一交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由于曹军中瘟疫蔓延,导致初战不利,退回长江以北。此后才有黄盖诈降、火烧连营的赤壁之战。火攻使得曹军“人马烧溺死者甚众”,加上瘟疫带来的死亡,曹操最终落败、军士死伤大半。

影视中的赤壁之战,曹操败阵 (网上图片)

据《三国志·周瑜传》载,曹操战后给孙权写一封信说:“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可证实曹军自退,是士兵感染了瘟疫。再以《三国志·郭嘉传》所载:“太祖(曹操)征荆州,还于巴丘,遇疾疫,烧船,叹曰‘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足见瘟疫如何左右大局。

影视中曹军中兵士染疫亡 (网上图片)

当时,曹营中暴发的是什么传染病,史书并没明确记载。但赤壁之战之前300多年,赤壁一带就有血吸虫病广泛流行。据考古人员研究经千年尸身未腐的古尸,发现不论湖南长沙马王堆西汉女尸,还是湖北江陵县西汉男尸,都见大量吸血虫卵,说明2000多年前,长江流域两湖地区流行吸血虫病。

讲回曹军,将士是北方人,来自非血吸虫病疫区,故必容易受感染。相对一江之隔的吴军,大部分是南方人,富防范血吸虫经验,因此疫情只在曹军一方爆发。

影视中瘟疫流行一幕 (网上图片)

赤壁之战,曹军内部瘟疫蔓延。之后的第九年,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华夏还暴发一场严重疫情,称“丁酉大疫”。曹植曾作《说疫气》形容,每家每户都有人因染疫而逝,足见疫情之恶。疫情起于曹魏再广泛扩散,曹魏政权人才损失甚多,当中“建安七子”就有四人死亡。

影视中的曹植 (网上图片)

这场瘟疫孙吴政权也未能幸免,赤壁之战关键人物鲁肃,同样于建安二十二年病逝。三年后,鲁肃的接班人、病患缠身的东吴名将吕蒙和战友蒋钦、孙皎,也因命步入黄泉。《演义》却将吕蒙之死,描述为关羽索命。虽然史籍未明确指明他们三人病因,但当时“丁酉大疫”肆虐,曹操南征又将疫情带入孙吴,三位名士之死,或许与疫情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