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冠变异增强了传播性,可能是我们与病毒长期共存的开始

最近白宫修正了对新冠的政策,开始了 "民众需要忍受病毒,并要学会跟它共存" 的论调。

当然我们都知道这发言的主要目的是要推卸责任,但其实这非常符合现实情况。


大家可能不知道新冠在过去数月已完成了变异。

这变异叫 G614 ,大约是在二月份就已经出现,在三月便迅速成为主要的毒种,到现在世界各地新的感染基本上都是这个,疫情在年初刚开始时的原种已成为了极少数,北京新发地出现那增强了传播性的变异也是它。

新冠原种 (橙色) 和变异种 (蓝色) 感染比率的比较

不过这变异大约到四月才被留意到的,科学家们在世界各地的爆发中发现只要这个变异种一出现,那地区原先的爆发就会迅速被取代为主要感染来源,由城市到州分以至国家层面也是这样。

新冠原种 (橙色) 和变异种 (蓝色) 在世界各地的感染比率比较

正因变异种迅速地成为了主要的毒种,这也引起了它更具传染性的猜测,直到最近这猜测才基本上被确定了,研究指被它感染患者的体内病毒浓度较高,比原种的增加了 2.6-9.3 倍。

不过可幸的是病毒虽然变异了,传染性更强了,但病情严重程度还是大致和原来的相若。

病毒变异虽是家常便饭,但一般都只会变得更弱

一听到变异大家可能有点慌,因为变异了往往意味着对病毒的免疫力打回原形,被感染过也不一定有抵抗力,就连疫苗也未必再有效。

就好像流感一样,你上年染过了不等于对今年的有免疫,疫苗也得年年接种新的。

那现在变异出现了,是否等于病情将会变得更难控制呢?

指望病毒不变异是不现实的,毕竟变异是它们逃过免疫系统追击的手段,问题是对我们的抵抗力和疫苗效力有多大影响。

研究也就这方面进行了实验,结果是乐观的,我们身体所产生的抗体对它们依然有效,效力也没有减少 。

当然科学家们也会密切地监测著病毒的变异,在有需要的时候会对疫苗制作作出调整,否则疫苗千辛万苦开发了出来,最后却失效了那就太尴尬了。

当然您可能还有另一个问题,这次病毒变异变得传染性高了,那下一次变异会不会令它成为杀伤力更强的病毒呢?

这方面的可能性当然不能排除,但以一般生物繁衍角度来说,病毒太过凶猛是不利存活的。

试以病毒的角度切想一下,病毒感染人的目的只要是传播和繁殖,杀死宿主是毫无好处的。最最有利传播病毒是要症状轻微或不明显,而宿主还能四处活动传播开去,向这方向异变的病毒才更有机会千秋万代。

但为了存活和散播绝大部分的病毒变异只会削弱其毒力而非增强,长久下去必会达到一个人类能够承受的程度,新冠弱化常态化,成为流感一样的传染病才算是真正的病毒与人类共存。

 

资料来源: Korber et al (2020) Tracking changes in SARS-CoV-2 Spike: evidence that D614G increases infectivity of the COVID-19 virus. Cell. https://doi.org/10.1016/j.cell.

Rongscience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