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初选看深黄的口味

表面上用以分配立法会选举出选名单,实际上是利用初选达成从传统泛民大党手上夺取话语权的反对派初选,最终以61万人投票告终。虽然初选负责人如戴耀廷及不少学者对于投票人数喜出望外,但是其实数字只是去年区选支持反对派人数的三分一左右,反映这场选举未有表态的人(相信是不认同初选者居多)才是大多数。

 

事实上,与2009年五区公投有50万人投票相比,今次初选的反应的确较为炽热。然而,考虑到过去11年香港发生多次大型违法社会运动,加上政治气氛愈趋浓厚,社会两极化的情况极端严重下,投票人数仅仅增长11万人明显是不合格的。因此,这场初选只能定性为一场片面反映反对派支持者口味的小圈子选举,或者“笼统”一点讲,这是深黄的小圈子选举。


有留意各大媒体消息或分析的朋友都知道,是次选举中传统反对派大党的成绩未如理想。例如民主党的黄碧云在九龙西初选仅排第七,无缘晋身9月立选名单,其党友林卓廷、胡志伟也只能勉强守下各自选区的最后一席;至于反对派第二大党的公民党也有类似情况,出战新界西的郭家麒及港岛的郑达鸿也是“低飞过关”,而有意参加超级区议会选举的李予信只能敬陪末席。


当然,两党的政治定位向来是“大包围”为主,希望吸纳不同阶层、理念的反对派支持者,因此,当战场设定在深黄的圈子,两党仍然可以有幸取得多区的参选资格,其实已经算是了不起。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两党也有成绩斐然的代表。例如竞逐连任港岛区的许智峯及超级区议会的邝俊宇也是名列榜首,后者的总票数更加高达26万;至于出选新界东的杨岳桥,虽然位列第三,但是票数与排名首次位的代表相距很少,证明即使在不利的选举制度下,两党仍然有能力吸收大量深黄的支持。


因此,问题是,深黄不是不欢迎传统温和民主派,但是究竟深黄喜欢什么?综合而言,可以看出深黄的3种口味。


第一,深黄喜欢积极参与抗争的人。虽然所谓“抗争”,不过是镜头前的装模作样,没有起到任何实质作用,但是哪怕是在议会上声嘶力竭地冲到主席台前呼叫口号,还是去年黑暴运动期间走上前线与警方理论,这种表面而肤浅的抢眼球宣传,却深受深黄爱戴,各区取得第一名的基本上也是如此。


第二,深黄“贪新厌旧”,对相对年轻的人较为支持,对年长的则反应一般。五个直选地区及超级区议会选举中处于榜首的,只有朱凯迪年过40(也不过是42,以立法会议员而言也算是年轻),当中有2名更加未够30岁(何桂蓝及黄之锋)。反观有多年议会经验,知名度高兼且在反对派支持者中口碑不俗的胡志伟、涂谨申及毛孟静等年过55的老将,都只是惊险取得所属选区的参赛资格。


第三,港独派比激进派更受欢迎。虽然在深黄主导的选举游戏下,两派得到较多的选票,但可以看出过往标榜激进、暴力的政党如社民连、人民力量新民主同盟等已经风光不再,昔日在新界东选区票王的“长毛”梁国雄,更加失去出线的机会;九龙东的“快必”谭得志即使可以出线,也只是略胜胡志伟,连新人李嘉达都不如。相反,一班以自决为名支持港独的不知名新人,如袁嘉蔚、邹家成等则异军突起,抢占出线资格。


从以上三点可以看到深黄的理念日趋偏激,即使有国安法的震慑,都无助减轻他们在合法范围下的各种抗争。由于深黄喜新不喜旧,加上只是重视夸张的镜头效果,其支持的对象必定是缺乏经验、想法肤浅、论政议政能力水平良莠不齐之辈。


由于深黄已经骑劫整个反对派的决定权和支持人选,变相人数较多的浅黄都要服膺于深黄之下,社会两极化的现象肯定有增无减。而由于深黄推举之人多是轻浮、极端之辈,未来议会的质素也自不多说。深黄的胜利,便是香港整体社会的哀歌。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