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国“标准发音”演变 普通话对上一套是南京官话

中原战乱,汉人多次南迁,使南京语音中包含较多中原古音。

在中国,现代汉语有“七大方言”之说—即官话、吴、湘、客家、闽、粤、赣,也有八大九大之说。很多相邻地区,相隔一条河或者一座山,方言就会有很大不同。如果以这种细分来统计,那真不知道汉语里有多少种小方言。

秦始皇推行“书同文”,将秦隶作为民间官方通用文字。图为秦泰山刻石宋拓版本 (局部)

作为统一国家走向开放、流动、融合的重要工具,秦始皇推行“书同文”,将秦隶作为民间官方通用文字,也没法让“说话”统一。所以于历朝历代,都只好由官方规定一种“标准音”,而如何能够成为官方标准语言?在封建社会时代,自然是皇帝或者最高领导自身熟悉的发音来定。

“普通话”是现在中国官方标准话的称呼。在中古时期,标准语称作“雅言”、“雅音”、“正音”,明清称作“官话”,清末改称“国语”。民国成立后,政府断断续续推行全国国语统一。

民国八年(1919年)国语统一筹备会,推展国语 (网上图片)

到了1956年,将标准话命名为“普通话”。现代普通话最早发端于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清政府设立“国语编审委员会”,将官话正式定名为国语。当时的官话,是满蒙贵族说的话。换句话说,这是满族人讲汉语时的发音。

新中国成立后,在“全国文字改革会议”上,将“官话”称为“普通话”,与会者也就普通话的方言基础有激烈争论,最终大会投票,从覆蓋汉语区的15种主要方言中,选出一个作为普通话的基础方言。结果是以北京官话为基础方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北京官话”以52票位居榜首;其次就是51票的西南官话,之后就是46票的吴语以及25票的粤语。最终由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普通话”一词开始被广泛应用。普通话“北京官话”作为中国“标准发音”,对上一套“标准发音”,也是明朝的南京官话。

至于汉语发音的历史变迁,可追溯至汉代,朝廷颁布“共同语”,即“通语”,各地讲不同方言的人使用“通语”交流。由汉末起至唐末藩镇之乱,黄河沿岸的中原人经历漫长南方迁移,将河洛古语带到东南沿海。

黄河沿岸的中原人,因长期战乱经历漫长南方迁移。图为《明皇幸蜀图》局部,描绘安史之乱时唐明皇避难入蜀途中落魄情形 (网上图片)

东晋衣冠南渡后,中原“雅音”南移。不同的政权都按照其首都的语言为标准。北方朝代一般以洛阳话为标准音,南方以南京话为标准。洛阳话和晋代前的汉语已经有很大差别,是北方游牧民族学习汉语的产物,而南京话是南迁的晋王室的语言和当地语言融合形成,也是今天“吴语”的源流。汉族知识分子以南方的“建康话”为正统。

到了隋朝统一中国定都长安,编著《切韵》,音系为建康话为主。隋末,扬州成为中国经济最繁荣的地区,因此,当时的扬州话由于接近建康话和《切韵》,在当时社会上很流行。当时的扬州话也是今天吴语的源流之一。

唐代在《切韵》的基础上,制定了《唐韵》作为唐朝标准音,规定官员和科举考试必须使用唐韵。此外,江南开始成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因此苏州话和当时的首都长安话,也成为一种通行语。

《清明上河图》播绘北宋汴京繁华,图为说书人讲故 (网上图片)

到了宋代,在《唐韵》基础上制定《广韵》,元代则以首都大都话为标准音。之后,明初定都南京,官话以南京语音为基础,建立明朝官方标准语。南京自春秋时期属吴地,本土语音称为“吴语”。晋代中原汉民衣冠南渡定都南京以后,中原雅音成为南京上层社会的用语。此后,中原战乱,汉人多次南迁,使南京语音中包含了较多的中原古音。

至于普通话,大抵可追溯到元、明、清三朝北京为首都时以北方音调为基础而形成的语言。

明初定都南京,官话以南京语音为基础。图为《明宪宗元宵行乐图》局部 (网上图片)

当明末满族入关后,满州人将紫禁城周围10里之内的汉人全部赶,这个范围称为北京的内城,而10里之外称为外城。内城的满人说满语,外城的汉人说的就是前朝官话即南京话。到满清统一全国,雍正年间设正音馆,首次确立以北京内城官话,即满式汉语为国语正音,并大力推广。至于南京话直到清末,依然有“南京白话最堪嘉”的美誉。满式汉语的国语标准音,地位到了清末民初才最终确立,这种将汉语的发音、词汇和语法全面改变的满清官话,定义为“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