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奋战还是避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德国的纳粹主义者希特勒成功掌权,逐渐暴露对外扩张的野心,先是重振国内的重工业和军事工业,以优化武备,为发动对外战争打下基础。继而吞并邻近、且以日耳曼民族为多数的国家,如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地区等等。这位纳粹暴君,已经成为欧洲甚至整个世界的一大威胁。


当时,欧洲出现两股应对希特勒野心的思潮。一种是以英国首相张伯伦及法国为首的“绥靖政策”,认为希特勒只不过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其侵略行为是希望为因一战战败而遭受巨大惩罚的德国“讨回公道”。因此,只要德国不发动全面战争,任何希特勒提出的要求也都尽量配合和妥协。
至于另一种想法,以后来的英国首相丘吉尔为首的,就是认为纳粹德国是极其危险的政权。他们一步一步的侵略行为,早晚会变成对整个欧洲发动战争。因此,面对希特勒的野心,不但不可轻易妥协,还要主动迎击,支持已被或将会被德国攻击的国家。


由于1939年,亦即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那一年,张伯伦仍然大权在握,所以造就希特勒以“闪电战”极速向外扩张,在短时间内接连占据波兰、荷兰、比利时等国。即使是欧洲大国的法国,也在这些孤军作战下与德国签订和战协议投降,纳粹势力几乎控制整个中、西欧。


欧洲大陆陷入一片火海,对抗德军的势力节节败退下,张伯伦饱受千夫所指而被逼下台。取而代之的,是主张强硬应对德国的丘吉尔。当然,由于英德实力存在差距,英国在交战时苦头不少,死伤不计其数,但也不至于沦落至堂堂大国举手投降的尴尬。在同盟国如美国、中国、苏联等大国的互相协作下,最终战胜大魔头纳粹德国。


这段经典的历史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敌人愈是来势汹汹,志在必得,我们便要更加稳守岗位,奋力抗战。希特勒在全面战争前的各种军事行动,除了因为政治野心,也是用作测试当时国际社会各大领袖的反应。当英、法之流的强国“只眼开只眼闭”,默许和纵容侵略行为,无疑给了希特勒这个野心家更大的信心,导致最终全个欧洲遭受战火摧残的局面。


既然敌人看到自己愈是退缩,便愈是大胆,所以面对强大的敌人,便要学习丘吉尔的精神,战斗到底(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由于现时疫情恶化,有部分社会人士忧虑9月的立法会选举无法顺利进行,于是提出押后选举的想法。笔者认为,如果届时疫情持续肆虐,政府无法保障市民安危的话,出于健康理由而延期实是无可奈何。


然而,若然有部分人士只是以疫情为借口,惧怕建制选举不利为实而希望延期,其实只会适得其反,进一步重创建制的士气和成绩。


试想想,政府在没有医学权威的支持或实证下贸易宣布押后选举,反对派一定群起攻之,质疑政府另有政治企图,反而更加有助刺激和动员黄丝投票,甚至一些没有明显政治倾向的中间派也会受到煽动而倾向反对派。


相反,由于舆论上处于劣势,建制派的支持者亦容易产生“避其锋芒”的心理,在士气上先输一著。部分支持者可能更会觉得“大局已定”而不会积极参与投票。


沙士比亚的名句是:To be or not to be。这个时候,对于建制派乃至整个香港的存亡时刻,也许就是“奋战还是避战?”。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