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成隔离后饱受街坊白眼 网民无奈:连打招呼都掉头走

医护员身同感受:他们只是害怕,勿在意他人眼光

本港疫情持续下人人自危。(资料图片)

新一波疫情下人人自危,发现同住屋苑有确诊者,更是唯恐避之不及。有密切接触者在网上发文,指自己隔离完后,饱受街坊白眼,连打招呼都会被避开,令她非常受伤。帖文引起热议,有人同情隔离者,亦有人表示理解街坊的态度。

有曾到骏洋邨隔离的网民发文,指隔离后备受白眼。 (资料图片)

网民在Facebook群组发文,指自己是曾经被定为密切接触者、需要被送往骏洋邨的人士。她明白大家都很怕被传染,因此作出不理性的行为,例如官方基于私隠理由,不会公开层数座数,但市民都会去起底,“但大家发放一啲讯息出嚟嘅时候,往往以讹传讹、道听途说、又唔去fact check。咁就一传十、十传百,连累咗唔知几多无辜嘅人。”

(网民facebook发文图)

网民说,在这14天的隔离期间,她非常不好受,一开始每日都会哭泣,又担心连累家人。完成14天的隔离回家,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但原来不过是恶梦的开始。“各位街坊街里个个对我哋评头品足,又话隔离14天不够、又话潜伏期可以好耐。返工搭lift,明明已经开咗铁闸、一只脚已经踏出家门,都即刻闩返门入屋,一系就落下一层搭lift。”甚至网民的妈妈跟街坊打个招呼,街坊都即刻掉头走。

网民哭诉,作为被隔离人士及其家人,造成好大嘅无形压力,自己也是受害者,“大家美其名曰希望知道边层边个单位、可以加强清洁消毒,但实质知道后见到我哋就好似见鬼咁!香港人,唔好咁假咁虚伪啦!到真系确诊咗先去加强注意卫生,已经太迟啦!”

有在抗疫前线的医护员对网民经历身同感受,吁其勿在意他人眼光。(资料图片)

帖文引起网民热烈讨论,有人同情楼主,“明白你嘅痛苦......人人系唔知自己有无病既情况下,的确无咩资格歧视人”、“其实香港人真系无乜公德心同个人品德”,但亦有人认为街坊的表现有情可原,“与其话歧视,其实大家都系出于恐惧,怕会死”、“咁都可以话人歧视,你哋呢啲人就真系难服侍啦”。另外也有身同感受的医护鼓励楼主,“我系医护,疫症期间亦受唔少你嘅遭遇。佢哋唔系歧视,而系害怕。睇开啲,唔使理其他人嘅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