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花木兰从军对手 被中原打散部分辗转进军欧洲

这草原汗国迅速强大,衰落也快。

中国历史两千多年,北方草原上出现一个又一个霸主,间中压得中原文明抖不过气,先有匈奴,再有鲜卑、突厥、蒙古,这些我们都耳熟能详,还有一个名字非常好听,却鲜为人知,这个草原霸主出现在鲜卑之后,花木兰从军的敌人—柔然。

据考证,契丹民族也有柔然族源。图为辽代胡瓌《出猎图》描绘的契丹人 (网上图片)

公元91年,北匈奴在东汉和南匈奴夹击下被迫退迁中亚,退出东亚历史舞台,蒙古草原出现势力真空,于是鲜卑趁机占据蒙古草原。

由3世纪持续到6世纪的五胡乱华期间,中原混乱不堪,鲜卑部落趁势进入中原,成为“城里人”。公元385年,鲜卑拓跋部建立北魏,五十年后一统北方,及后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公元557年,鲜卑宇文氏取代西魏建立北周,后来杨坚篡夺北周政权。

墓室壁画中的鲜卑人 (网上图片)

鲜卑进入了中原,草原上又兴起另一股势力—柔然,这是蒙古草原上继匈奴、鲜卑等之后崛起的部落制汗国。

公元3世纪中叶,中原处于三国时代,柔然部落酋长木骨闾被拓跋鲜卑掠获为奴隶,后来升级为骑卒。《魏书》记载,公元3世纪末期,拓跋鲜卑出征时,木骨闾误期,“坐后期当斩”,于是木骨闾“亡匿广漠溪谷间”,集合逃亡者百余人,依附游牧纥突邻部。

墓室壁画中的鲜卑骑射手 (网上图片)

木骨闾死后,儿子车鹿会雄健英武,掌权后不断兼并其它部落,拥有不少部众和财富,成为世袭贵族,以“柔然”自称。在车鹿会时代,柔然实力慢慢变大,但也需依附于拓跋鲜卑,“车鹿会既为部帅,岁贡马畜貂豽皮。冬则徙度漠南,夏则还居漠北”。柔然势力数十年后继续变大,拓跋鲜卑决定先下手为强。

公元391年,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率军进攻柔然,车鹿会两个儿子匹候跋和缊纥提投降,缊纥提之子社仑不愿,突然率军杀了伯父,尽并其部,掠诸郡后远遁漠北。当时,北魏正值建国,拓跋珪锐意中原无暇北顾,于是社仑逃过一劫。柔然社仑逃亡漠北,吞并多个小部族,势力日渐强大,整个蒙古高原和周围诸民族纷纷降附:“尽有匈奴故庭,威服西域”,成为标准新一代草原霸主。

电影《花木兰》战争场景 (网上图片)

公元402年,社仑自称丘豆伐可汗,仿效北魏整顿军队,建立可汗王庭,亦称之为柔然汗国。《北史》载柔然骑兵“风驰鸟赴,倏来忽往”,威震草原。

柔然崛起,成为北魏后顾之忧。一方面,柔然汗国远交近攻,联合后秦、北燕、北凉,不断侵扰北魏,北魏则讨伐柔然望除北边威胁。北魏与柔然双方互攻,80年内爆发40次,平均2年一次,战争频繁。

北魏叙事诗《木兰辞》,讲述花木兰代父从军,最后得胜而归。正史对于有一场战役行军记载,符合《木兰辞》提及的地名,配合其他考证,学者认为花木兰应该是参加公元429年一场对柔然的战役。

影视中的花木兰 (网上图片)

公元429年,北魏拓跋焘率军两路夹攻柔然,《魏书》载:“国落四散,窜伏山谷,畜产布野,无人收视……”。为了北边安宁,北魏与柔然和亲,但没过多久因为争夺丝路西域再爆冲突。北魏多次出兵漠北,连续大败柔然。最终柔然再请求和亲,改变方针对北魏为和,互遣使者,岁贡不绝。

及后北魏灭亡,柔然一度以为迎来复兴,但让柔然没想到,炼铁奴掀翻柔然汗国。五世纪中叶,突厥部族归附柔然,成了柔然的炼铁奴,突厥慢慢吞并整合部落,逐渐形成数万人的突厥部,不断吞并,实力日益强大。

公元552年,突厥首领土门向柔然大汗求婚遭拒,于是冲冠一怒,联合高车打击柔然,柔然大汗兵败自杀,并分裂为东西两部。东部柔然投降北齐,其后因背叛北齐返回漠北,被北齐大军追击灭亡。公元555年,突厥木杆可汗击败西部柔然。至此,纵横草原150余年的柔然灭国。

粟特人、曾任北周大都督的安伽,其墓室壁画中描绘寓所招待突厥人 (网上图片)

柔然人除了融入中原,还有一些逃至外兴安岭与贝加尔湖一带,混入当地大室韦民族。大室韦人是蒙古黄金家族的祖先。据一些历史学家考证,中国东北地区的契丹民族也有柔然族源。

另外柔然人还有一支逃到欧洲。欧洲历史著作中的“阿哇尔人”,实为公元八世纪中叶由亚洲迁到欧洲的柔然人,并在今巴伐利亚东部建立阿瓦尔汗国。可惜,阿瓦尔汗国与法兰克王国打了八年战争,最终不敌被灭,柔然人建立最后一个国家亦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