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毛泽东“9·13”前突然回京:早在林彪身边插有耳目?

反对派议员“总辞”之风吹起 实现之日 灭亡之始

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会决定未来一年立法会的安排,包括4个被DQ的议员可否延任一年,近日在政圈开始有人吹出22个反对派议员一起“总辞”的风声。闻说一些大面积被DQ的反对派政党十分支持,但无乜人被DQ的政党颇为迟疑,私下有人问“为什么要自杀?”

专栏作者林夕在《苹果日报》撰文撑总辞,话严肃呼吁非建制派现任议员,轰烈宣布全体辞职,立刻即时赶在人大做出决定之前辞职,要赶在若延任而被DQ前。

林夕话要把尊严押在国际线上,如果押后选举都已引起国际关注一两天,全体民主派议员总辞,“老子不跟你玩了”也是核弹级的表态,起码值得一大头条。

政坛老鬼话,若果22个反对派议员一起“总辞”,未来一年真系唔玩,当然会做到一日头条(起码《苹果日报》会做头条啩),不过跟住就真系可能轰烈起死去,大家一齐陪公民党灭党。

政坛老鬼沙盘推演,先讲大环境,国际上循例谴责一番,阿爷循例骂返转头,事件循例沉寂,不带走一片云彩。

老鬼再讲议员的小环境,仲弊。佢话那些总辞的议员未来一年首先无人工出,直接工资先唔见120万。而且“总辞”的行为好可能等同不效忠特区,未来想再选会被DQ,就算选民盲投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呢份好工只能由Plan B去享受。靠做议员呢份工揾饭食者,一世人就此玩完。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右)与社会主义阵线领导人林清祥(左)曾经是盟友。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右)与社会主义阵线领导人林清祥(左)曾经是盟友。

老鬼愈讲愈兴奋,认为从宏观历史去睇,反对派实现总辞之日,就是他们灭亡之始。他接着讲到上世纪60年代的新加坡。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右)与马共的前线组织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领导人林清祥(左)曾经是盟友,一起对抗殖民政府,后来分歧渐生。1963年2月2日,在李光耀的主导下,新加坡政府和马来亚联合邦发动“冷藏行动”(Operation Cold Store),在全城搜捕133位在野党社阵、工会、学运和社运人士等人,社阵领导人林清祥被捕入狱。

1965年新加坡从马来西亚联邦独立,1966年中国爆发文化大革命,新加坡左派受影响更趋激进,不承认新加坡独立和新马分治的现实,认为这是新殖民主义分而治之的阴谋,完全不懂得新加坡人民到底需要什么。社阵在独立后的新加坡国会,原本占有13个议席(总共有53个议席),已成为第二大党。社阵领导人李绍组却宣布“社阵”的议员总辞,全面退出国会,抵制宪制,把斗争带到街头去。

李光耀回忆说: “社阵从北京电台广播的新闻中得到灵感,决定仿效疯狂的中国文化大革命。当中国的红卫兵走上街头时,李绍组医生也下令新加坡的社阵支持者举著横幅和标语牌上街,在小贩和流动夜市等群众活动的地方示威,跟员警发生冲突。”正是这些行动激进显示了这个政治力量的本质,最终导致了其群众影响的衰败。回顾当初的情形,李光耀不无庆幸地说:“李绍祖不但使马共统一战线变得无能,他实际上也把宪制舞台让给了人民行动党。那是个代价很高的错误,它使人民行动党在之后的30年在国会未受到挑战,占尽支配地位。”

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由左派总辞全面离开国会开始。

如今物换星移,最想看本地反对派总辞全面退出议会,可能是阿爷。

小鲨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