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个DQ议员出局 维持政策完整性

政府上周宣布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由此产生填补未来一年立法会空档的问题,相位要由现届立法会议员延任1年,有关安排要由人大常委会敲定。

 四个DQ议员能否续任的问题。

政府在上周五立法会选举提名完结之后,才公布延迟立法会选举日期一年。而上周四选举主任宣布DQ(取消资格)12个参选人,其中包括公民党的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和会计界议员梁继昌。这就产生一个问题,这4名被DQ的议员,能否继续在未来一年在立法会当议员?

特首林郑对此回应说,政府不能随意取消现任议员的身份,香港是一个重视法律的地方,所有事情都要有法律根据。

乍听林郑好像反对取消这4人议席,细思她只是说“要有法律根据”。当然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本身就是法律依据。

反对取消4人议席者认为,应对这些议员采取宽松处理,以免惹起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反对。另外,除了立法会通过弹劾之外,现时并没有取消现任议员资格的机制。

对美国的考虑,其实可以不理。以推迟选举为例,美国总统特朗普自己建议推迟美国大选,但白宫却批评香港推迟立法会选举,其双重标准去到如此吓人的地步,要考虑美国的意见,需具备非一般人的逻辑。

至于法律程序方面,其实也不是问题,因为立法会连任一年,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常程序,本地并无法律可以处理,所以要由人大作出决定。人大的决定就是法律,不容挑战。所以这不是程序问题,而是实质问题,要决定应不应让已经被选举主任DQ参选立法会资格的议员,在未来一年出任议员。

从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态,就会明白阿爷用超乎寻常的魄力,自行制订《港区国安法》,目的是要阻止勾结外部势力、颠覆或分裂国家的行为。阿爷已经觉得这已是“明显而即时的危险”,不立法马上堵塞漏洞,会对香港和国家造成灾难性的后果。由此引申出两大问题:

第一、法律和政策的一致性。既然《港区国安法》以刑事罪行刑式禁止勾结外部势力及颠覆行为,而选举主任已经确定这四个议员有这些行为,例如指公民党人推动美国制订《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并要求美国制裁香港官员。如果人大容许这4个议员留任,政策上就没有了一致性,一方面立法禁止这些行为,另一方面又容许这些行为的议员留任,道理上讲不过去。

第二、会对未来的DQ制造法律问题。这4个被DQ的议员明年可以重新报名参选立法会,选举主任很大机会再次DQ他们。这样问题就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这个最高立法机构已确认了这4人可以续任议员,而香港这个地区政府的选举主任却做出他们不能够再参选的决定,是否与人大的决定相违背呢?这4个议员若就DQ进行司法复核时,就可以以他们的续任已得到人大认可,作为一个无可挑战的抗辩理由。基于上述两点,我觉得人大常委会很可能会否定这4个议员续任。

未来一年立法会的性质。

由于推迟立法会选一年,会造成立法会“真空”,究竟是要现任立法会议员延任多一年,还是像回归过渡前那样,成立临时立法会呢?由于临立会的所有人员要由中央委任产生,议员不再是民选,会影响他们的认受性。其次是若新成立一个临时立法会,所有处理进行中的法案,将要重新开局处理。而简单地把现届立法会延期一年,便可以无缝交接,继续处理之前已开始处理的法案,会减省相当多时间。所以人大会倾向“延任一年”的做法。

究竟再下一届立法会议员的任期是3年、还是正常任期的4年呢?

2005年特首董建华在任内的两年多中途落任,当时人大常委会释法,决定是继任人是补上的原特首余下的任期,而不是重新开展5年任期。不过,如今的情况有点不同,因为很清晰让立法会议员延任一年,并无占去下届立法会的任期,所以下届立法会应该是完整的4年任期。

考虑上述问题,要有清晰连贯的思路,不能任意为之。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