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加“总辞”者 就要预咗永远不要做议员!

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举行,现任议员可能延任一年,但4名早前被选举主任DQ的现任议员可否延任,仍待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有人呼吁22名反对派现任议员“总辞”施压。

有立法会议员周二在电台提起“总辞”的说法,同日专栏作家林夕在《苹果日报》写道:“我郑重建议,严肃呼吁非建制派现任议员、轰烈宣布全体辞职….听听吴霭仪的话,不必再纠缠有法而无天的细节,保住尊严吧。就把尊严押在国际线上,如果押后选举都已引起国际关注一两天,全体民主派议员总辞,‘老子不跟你玩了’也是核弹级的表态,起码值得一大头条”。

听林夕所讲,是得到公民党核心人物吴霭仪发言的感召。

史墨客推门进入梁家杰的律师楼。《坚料网》图片

史墨客推门进入梁家杰的律师楼。《坚料网》图片

在那4个被DQ的议员中,公民党占了3个,有灭党之危。搞到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史墨客,周二(8月4日)亲自到访公民党主席梁家杰位于中环太子大厦的律师楼,和梁家杰和公民党魁杨岳桥会面。在此敏感时刻,史墨客纾尊降贵和公民党头目密谈一个半小时,不知有无讲到发起“总辞”和中共揽炒呢? 如果22个反对派议员玩总辞,当然是和美国配合玩制裁,才有杀伤力了。

无人被DQ的民主党,暂时对“总辞”表态审慎。一向行动较激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在电台被问到总辞时也表示,自己听到较多数市民想民主派“寸土必争”。

许智峯续称,有人质疑,如果民主派议员稍后被进一步取消资格,连关键少数也守不住的话,进到立法会的意义有多大?民主派会考虑两边意见,再作最后决定,强调民主派考虑未来去向时,会考虑议会过渡方案是否具合法性,又称民主派会考虑主流民意,包括立法会是否还有抗争空间,相信任何方案都会影响民主派不同光谱看法。

2017年刘小丽、罗冠聪、梁国雄及姚松炎四人被裁定宣誓无效,失去议员资格,当时亦有意见叫反对派议员集体总辞。但当时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在Facebook发表《总辞百科》,反驳民主派总辞可以瘫痪立法会。杨岳桥话,根据《基本法》第75条:“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举行会议的法定人数为不少于全体议员的二分之一。 ”如果民主派总辞的话,建制派可以如常开会、毫无阻力之余,还有5个位可以轮流休息。他当时的结论是“总辞只会把仅有的权利送给对方。”

有高人分析,22个反对派议员若然总辞,就要有心理预备,他们可能永远不能再进立法会。因为总辞可被理解为否定制度,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效忠,就因而被DQ。最后他们的Plan B、Plan C可以参选,也可能入局,但这22人就要永久离场了。

在中美开大片的前题下,阿爷行强硬路线的代价反而更低。晒冷的结局,很可能是一舖清袋。

小鲨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