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一副区长被男友击打头部致死,终审判了

昨天(8月7日),南都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发生于2017年的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女副区长黎永兰被其男友林雪川伤害致死一案已有终审判决。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最后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林雪川和黎永兰家属方上诉,维持了林雪川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判决。


黎永兰(左)。


林雪川。

男友拖拽、击打女方头部致其死亡

裁定书显示,2017年10月22日晚,林雪川饮酒后,到广安市广安区鼎虹国际娱乐会所和其女友黎永兰一道再次与他人饮酒。当天22时许,林雪川与黎永兰离开该会所,在会所外公路旁二人发生争执,期间林雪川夺走黎永兰手机并砸在地上。

林雪川推搡黎永兰沿金安大道三段往东行走,途中夺走黎永兰随身携带的手提包并扔在地上,黎永兰向停靠在路旁的出租车司机求救并请求拨打“110”报警,林雪川上前推倒黎永兰后,又拉起黎永兰继续朝前走。其间,林雪川用右手击打黎永兰头部并拖拽其向北行走。二人行至河堰路313号至315号间,黎永兰咬了林雪川左手大臂,林雪川击打黎永兰头部致其倒地受伤昏迷。22时34分,林雪川乘出租车将黎永兰送至广安市人民医院救治。

2017年10月27日,黎永兰因医治无效被宣告死亡。经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区分局物证鉴定室法医鉴定,黎永兰系严重颅脑损伤死亡。林雪川于2017年10月25日在广安市外被公安机关抓获。

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林雪川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林雪川案发后积极对被害人实施抢救,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林雪川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林雪川的行为给黎永兰家属造成了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林雪川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林雪川赔偿黎永兰家属经济损失34335.5元。

终审裁定:维持无期徒刑判决

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林雪川一方和黎永兰家属均提出了上诉。黎永兰家属认为,应认定林雪川的犯罪行为系故意杀人,从重追究其刑事责任。

林雪川一方认为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其犯故意伤害罪系定性不当,应认定其有自首情节,量刑过重。同时,林雪川无伤害黎永兰的动机和行为,只有情感纠纷引发的推搡和一两次拳打,林雪川的行为只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2019年12月31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了林雪川故意伤害案二审裁定书。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林雪川的上诉,维持原判对林雪川无期徒刑的量刑。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关于林雪川一方提出其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意见,经查,林雪川与黎永兰发生争执后,一路拖拽黎永兰并击打其头部,致黎永兰严重颅脑损伤死亡,原判认定林雪川犯故意伤害罪正确。

林雪川于案发之初对黎永兰的亲属称黎永兰的伤是自己摔倒造成,公安机关接到黎永兰亲属报案后进行了初步调查,确定林雪川有重大犯罪嫌疑,依法传唤林雪川至公安机关后其才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故不成立自首,只应认定其有坦白情节。

四川省高院认为,原判综合考量林雪川的犯罪事实、情节以及社会影响对其判处无期徒刑并无不当,故对林雪川一方所提原判量刑过重的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黎永兰家属提出的应认定林雪川的犯罪行为系故意杀人,应从重追究其刑事责任;判决林雪川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交通食宿费、丧葬费、精神抚慰金共计385460元的上诉请求,四川省高院认为,针对林雪川犯罪行为的定性和量刑提出的上诉理由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上诉范围,不予审理;所提应赔偿精神抚慰金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不予支持;所提丧葬费、交通食宿费等诉求,符合法律规定,原判决已依法判赔,所判项目及数额并无不当。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最后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林雪川和黎永兰家属方上诉,维持了林雪川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判决。

黎永兰家属:事发前不知两人之间的问题“有这么严重”

黎永兰出生于1974年4月,广安前锋人,去世前担任广安区政府副区长。当时,黎永兰是广安区唯一的女性副区长,负责科教、文化、卫生等工作。任副区长期间,黎永兰多次参与实地考察,主持专题工作会议,赴当地中学调研,慰问高三教师等工作。

工商信息显示,林雪川则经商,名下有六家公司,涉及农业、水业、旅游开发、建筑工程、茶叶、物流运输等多个领域,注册资本总计超过2500万。

显示,林雪川来自广安市前锋区龙滩乡,以前是农民,初中一毕业就去广东打工,打拼20多年后,在广东东莞创办服装纺织企业致富。

黎永兰的弟弟黎军(化名)曾向南都记者表示,直到出事前一直觉得黎永兰和林雪川“关系还可以”。他从没听说过两人有什么过激的矛盾,黎永兰也从来没和他们说过。

2014年的一天,黎永兰带林雪川来到成都家中,黎军这才知道,他们正在“耍朋友”。对林雪川,黎军第一印象不是很好,觉得他“匪里匪气的”。

日常生活中,二人的关系并不总是融洽。2016年,为了照顾外孙女读书,黎永兰的母亲搬到了广安市,和黎永兰及林雪川同住。期间,黎永兰的母亲曾听到他们吵架,有一次甚至还动了手。

“我们家里人一直不知道林雪川对她不好。”黎军说,事情发生之后,他才知道姐姐和林雪川之间的问题“有这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