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芯片断供中国 美国高通怕每年失80亿美元生意 华为启动“南泥湾项目”去美国化自救

美国打压华为,美国公司也很痛。

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切断华为的供应链。2019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华为以及其70个分支机构列入“实体清单”,禁止华为向美国公司供应商进行采购,但此后一再延长其“临时许可证”。

直至今年5月15日,美国再次宣布延长华为“临时许可证”至8月13日,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又搬出新规定:即使芯片本身不是美国开发设计,但只要外国公司使用了美国芯片制造设备,就必须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才能向华为或其附属公司提供芯片。结果令台积电这些不在美国生产,但使用美国光刻机生产芯片的厂商,也要断供华为。

美国政府的宽限期在本周四(8月13日)就到,但美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高通警告美政府:若它不卖芯片予华为,每年80亿美元市场白送竞争对手

《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芯片巨头高通正在游说特朗普政府,呼吁取消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限制。报道援引一份高通简报称,该公司告诉美国政策制定者,他们的出口禁令不会阻止华为获得必要的组件,反而会把每年80亿美元的市场拱手让给两个海外竞争对手。

高通所指的这两家对手是台湾地区的联发科,以及韩国的三星电子。高通称,美国政府的措施将阻碍美国在5G领域的研究和“领导地位”,而这对美国利益而言“是不可接受的结果”。

高通声称,获得与华为交易的许可将为公司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并有助于为新技术的开发提供资金。反之,不但便宜了其海外竞争对手,对华为也“几乎没有影响”,因为后者可以从其他地方采购。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

另一方面,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8月7日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上发表演讲时表示,由于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将于今年9月15日起生效,华为麒麟旗舰芯片将因无法继续生产而“绝版”。他还透露,遭遇美国制裁之后,华为已经少发货了6000万部智能手机,否则在去年华为就销3亿部手机,已经成为全球智能手机上市场份额遥遥领先的第一名。而9月15日之后,由于没有芯片供应,华为手机今年的发货量可能比去年的2.4亿部要更少一点。

面对美国一轮又一轮不断升级的制裁,华为一直在全力抗争。近日,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为了应对美国对华为的技术打压和封锁,华为已经在本月悄然启动了一项名为“南泥湾”项目。这项目意在制造终端产品的过程中,规避应用美国技术,以加速实现供应链的“去美国化”。

内地媒体报道华为创办人任正非启动“南泥湾项目”。

内地媒体报道华为创办人任正非启动“南泥湾项目”。

该知情人士还透露,华为之所以用“南泥湾”命名这个项目,背后的深意在于“希望在困境期间,实现生产自给自足”。目前,华为的笔记本电脑、智慧显示器和IoT家居智能产品等已被纳入“南泥湾”项目,将率先成为“完全不受美国影响的产品”。

“过去十几年,华为在芯片领域的探索从严重落后,到比较落后,到有点落后,到终于赶上来,到领先,我们付出了极大的研发投入,也经历了很艰难的过程。但很遗憾,在半导体制造方面,华为在重资产投入型的领域和重资金密集型的产业没有参与,我们只是做了芯片的设计,没有搞芯片的制造。”余承东说。

在8月13日美国第二轮的芯片制裁生效之下,华为海思的麒麟芯片无法再交由台积电代工,也无法向高通等美国公司采购高端芯片,而大陆的中芯国际等厂商的在高端芯片制造上的技术和工艺能力还有很大的差距。比如,台积电已经可以量产5nm芯片,而中芯目前只能量产14nm芯片。

“在半导体的制造方面,我们要突破的包括EDA设计,材料、生产制造、工艺、设计能力、制造、封装封测等很多方面。但天下没有做不成的事情,只有不够大的决心和不够大的投入。”余承东表示。

去年,华为就提出了“1+8+N”的全景发展战略,1是指智能手机,8是指智慧屏、音箱、眼镜、手表、耳机、车机、平板、PC八大业务,N是指智能家居、运动健康等多个的广泛生态。虽然目前看,智能手机因为美国制裁面临的压力巨大,但华为正在寻求更多的突破口,浮出水面的“南泥湾项目”就是重要一步。
虽然华为官方至今并未就“南泥湾项目”对外发声和进行回应,但已经有不少媒体和网友在华为心声社区的帖子中发现:“南泥湾项目”、“鸿蒙”正在内部紧急招人中,帖子中还称“急招开发和测试,HC(招聘人数指标)充足、审批快”。

南泥湾大生产运动是指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在南泥湾开展的大规模生产活动,其目的在于克服经济困难,实现生产自给,坚持持久抗战。诞生于1943年的歌曲《南泥湾》,至今仍被传唱。

实际上,在此之前,“南泥湾精神”在华为内部就常常被提起,尤其是美国开始持续打压和封锁华为之后。显然,除了之前的“备胎”计划,“南泥湾项目”也承载了华为自救的重要使命。

不过,华为启动“南泥湾项目”之所以备受关注,更重要的信息在于,华为正在加速推进笔记本电脑和智慧屏幕等业务。不同于智能手机业务,无论是在硬件还是软件上,华为在这些业务上更有能力率先实现“去美国化”,绕过美国及其盟友的产业链封锁。

在硬件上,市场传闻,华为有望在今年秋季发布的笔记本电脑、智慧屏等产品上实现不包含美国技术;而在软件上,华为自研的鸿蒙操作系统已经日渐成熟,也不必面临像在智能手机上来自谷歌安卓系统的巨大压力,而且它本身就可以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等设备打通,形成一个操作系统,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所有Web应用,这点很具有优势。

另一方面,余承东也带来了一些好消息。他透露,虽然因为美国的制裁而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但今年上半年,华为消费者业务还是实现了收入增长,原因一是高端产品卖得很好,占比越来越高;二是非手机产品高速增长,PC、穿戴、手表、手环、耳机、平板都实现了高速增长。

余承东表示,截至2020年Q2,华为平板在中国市场份额是第二,全球第三;笔记本电脑在中国市场份额第二。截至2020年Q1,华为智能手表在全球份额第二、仅次于苹果。

而从产业来看,中国智能手机在全球出货量第一,占比达到57% 。中国(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PC产量占全球PC产量的一半左右;中国电视机品牌在全球占比1/3左右,仅次于韩国三星和LG,但远远超过了日本厂家。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下一站, 桂山岛

  近日,一份关于桂山岛填海的建议书终于曝光,建议由中央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