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应该问,为何TikTok离不开美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积极封杀多间中国龙头科技公司,其中最广受曯目的就是以“泄露美国用户资料为由”,限制海外版抖音TikTok在美国进行业务。面对严峻的经营危机,TikTok选择“壮士断臂”,争取在9月中前出售北美业务。

 

美国此等行为,固然是违反自由市场的原则,名义上保护国民私隐,实际上是打压中国的科技发展及让特朗普继续炒作中国议题换取选票,引来不少KOL及时事评论员的猛烈抨击。然而,在爱国情绪和捍卫自由市场的角度之外,没有太多人尝试理解TikTok不惜壮士断臂也要进军和维持美国市场的原因。

 

尤记得当年国家禁止国内用户使用Facebook,创办人Mark Zuckerberg不过是争取与国家主席习近平建立友好关系,甚至邀请习主席替其中美混血女儿改中文名,试图以私人交情换取中国政府的宽待,也不愿出售Facebook在中国的业务利益或是按照中方的要求过滤敏感资讯换取在中国生存。如今TikTok的做法,明显是与众不同的。

 

事实上,美国业务不是TikTok的主要市场。TikTok 全球用户高达8亿,可是北美市场用户数却不足4000万,即是美国用户占比不及5%。从收益而言,TikTok盈利高达1.7亿美元,而美国市场的贡献大约是3000多万,也不过是五分一左右。即使TikTok全面退出美国市场,其实也不会造成严重的影响。只要未来发展得宜,加上亚洲、南美和欧洲三大板块的业务利润维持增长,已经足以让集团继续营运。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现时美国政府逼迫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程式的美国业务,意味着即使将来美国版本的TikTok利润何等丰厚、经营何等风光,TikTok也不可分一杯羹,于其业绩实无用矣。

 

虽然美国不是TikTok最重要的市场,但是并不代表美国市场没有重要性。美国市场的其中一个重要意义,就是如果美国政府容许TikTok继续营运,那么美国在全球的各个盟友便毋须碍于美国政府的压力或是游说下与TikTok划清界线,有利TikTok的发展。

 

鉴于数月之前中国与印度爆发边境冲突,印度群众民族情绪高涨,加上美国的推波助澜,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将几个中国的手机应用程式下架,其中一个正是TikTok。此外,“五眼联盟”的成员国之一澳洲,据报也因应所谓的泄密风险而有意禁止TikTok在澳洲市场的运作。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印度、澳洲等国是印太地区协助美国制衡中国的主要力量,美国政府手指一动便可影响两国的对华立场。可是,美国政府的厉害之处,不独是对个别国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而是全球多区、多国都被逼服膺于美国势力,不时有国家为了迎合美国的利益而调整外交立场。对于TikTok而言,失去任何一、两个国家的市场不会造成沉重打击,但是如果失去的是美国市场,恐怕全球将会出现“骨牌式”打压潮,届时失去的便会是大部分的海外收益,甚至威胁企业的存亡了。

 

当然,除了希望取得美国政府的许可,以产生“上行下效”的作用,保障美国以外的市场利益之外,更加重要的是,这是挑战过去一百年以来,西方白人主导全球文化和价值的一次尝试。

 

美国的强大,不单单是傲视全球的经济实力,也不是首屈一指的军事力量,亦是积极向外输出软实力如文化、制度、价值观、生活方式等等,让世人潜移默化地认同美国,巩固美国的全球利益。时至今日,高端科技产品及奢侈品如手机、电脑、汽车;娱乐文化如应用程式、电影、游戏;饮食习惯如快餐店、汽水、零食无一不是由美国主导或是有着浓厚的美国影子。

 

法国社会学家Pierre Bourdieu的著作《秀异:品味判断的社会批判》便提出阶级与消费的关系。由于社会存在阶级,而人类是有能力察觉阶级的分别,社会阶班较低的人对于上流人士的生活有着好奇和追求,因此前者会热切透过消费模仿后者的生活方式和品味,进而成为对上流文化和价值的认同和崇拜。

 

如果将世界看成一个社会,处于社会的顶点的,肯定就是成功建立全球霸权的美国。世界各国许多人民仰望着美国人民的生活方式和习惯,尝试模仿和消费其文化意涵,并打从心底相信美国价值。因此,能够影响美国人民的商品,便会同样是风摩全球、并且具备文化输出力量的商品。

 

虽然TikTok在美国市场的用户只是占该国十分一的人口,但是用户年龄层以18-45岁为主,青少年的用户人数亦在持续上升,即是现时和未来的美国年轻人都很有可能受到TikTok影响,并影响着全球年轻人的娱乐习惯,甚至改变现时称霸全球的西方白人意识形态。

 

在经济实力上,中国超越美国成为最大经济体早已是多数经济专家及社会学者的共识,问题只是在于时间。然而,若然中国希望与美国争一日之长短,绝不是单纯强大的经济力量便可成事,软实力同样不可或缺。可是,过去百年以来,由美国主导的西方白人意识形态已经根深蒂固,中国要挑战甚至扭转局面,不得不从结合科技和娱乐功能的TikTok起步,由影响美国年轻一代,进而瓦解美国单向对外输出文化、影响价值理念的固有模式。当美国价值的支配能力减弱,届时全球的利益分配和世界秩序便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美国不是省油的灯,不会坐以待毙,所以现在才会逼迫TikTok出售美国业务,以便至少在美国的范围内,美国用家从程式当中所感受和联想到的“中国味道”可以减至最低,打击中国软实力的输出力量。

 

现时不少人将中美角力和商业纠纷,归咎于狂人总统特朗普“好事多磨”,不过,即使没有特朗普,相信美国政府对中国关键企业的打压也不会全然消失。因为在1980年代,日本的东芝公司面对类似的情况。

 

用作生产科技产品如电脑、电话、相机的半导体在1980年代出现激烈的市场竞争。原本半导体技术落后的日本,在政府的支持和民间企业同心协力进行突破性研究下,在80年代初期开始大量出口,到1985年,全球十大半导体公司中日本占有一半,出口量更与美国平起平坐。至于美国的大型半导体生产公司,如英特尔、国家半导体公司等则分别录得盈利倒退甚至亏损。

 

面对日本在科技领域上的威胁,假如美国弃械投降,就等同让日本控制美国的电子产品市场,进一步助长当时经济发展的日趋势头强劲日本的影响力。于是美国政府便如今天一样使出制裁牌,针对日本最大型的半导体生产公司东芝。

 

当时美国政府制裁东芝的理由,是因为日本与美国曾经签订冷战协议,对苏联实施禁运,但东芝公司在1982年违反有关协定,向苏联输出有助制造核武的工具。虽然东芝公司并非协议国内唯一违反有关条款的公司,但是美国当然不会错过任何可以打击日本半导体出口和发展的机会。

 

在东芝受创,加上美国强逼日本开放半导体进口市场,以及因广场协议造成日元汇价大幅升值减少出口优势,90年代开始日本在全球半导体市场的占有率只有高峰时期的30%。时至今时今日,日本已经不能在任何科技领域上对美国产生明显的威胁。

 

这则例子说明,美国为了保护自己的霸权地位,是不能忍受任何国家的挑战。只要美国认为某国产生威胁,动摇美国的领导地位,便会不择手段地将之狠狠打击。TikTok这刻的委曲求全,以牺牲美国市场为代价以维护全球其他市场的利益,并以科技结合娱乐的方式尝试影响全球青年朋友的习惯、口味和价值理念,已经是这间未来可能成为全球用户最多、影响最大的影音分享平台在此刻的最大生存空间和最佳发展策略了。

 

这场背后是中美角力而引发科技和商业争议,是一场零和游戏,中国想以TikTok作为挑战霸权的利刃,美国则想永久保持皇者地位。只要一日中美的关系紧张,类似的纠纷便只会无限出现。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