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获加九锡者或后代几乎篡位 是巧合还是必然?

王朝更替,牵涉正统问题,加持越多越好。

“九锡”是中国汉朝、晋朝等朝代皇帝给臣子的九种最高赏赐。《汉书·武帝纪》载:“诸侯贡士得人者,谓之有功,乃加九锡。”张晏注曰“九锡,经无明文。周礼以为九命,春秋说有之。”九钖,历年并没统一标准,但赐与的物件及形式,通常是天子才能使用,故赏赐形式意义远大于使用价值。

网上图片

然而,历史上加九锡的人,或篡位,或其子篡位者,少有例外。历史上第一位被授予九锡的大臣是王莽,他事后自任假皇帝,之后再改朝换代,为“新”;曹操,其子曹丕接受禅让;司马昭,儿子司马炎接受禅让;东晋桓玄,自立桓楚。南朝时期的宋齐梁陈,开国皇帝都是依样画葫芦,接受前朝九锡。还有北周的杨坚,受九锡建隋;隋的李渊,受九锡建唐等等,这只是占小部分。

加九锡,主动要求就是“篡位前奏”,皇帝主动授予就是“我管不了你”(例如孙权接受魏国授九锡)。因自王莽始,受九锡者之后大多篡位,故后世功臣多拒受九锡以避嫌。历史上拒绝九锡的有司马懿,他在高平陵政变后明确拒绝;蜀汉的李严也曾劝诸葛亮晋九锡,但诸葛拒绝,而很明显这个个案内含丰富的政治成分,结果后来李严被诸葛上奏弹劾。

司马懿为夺取政权,暗养三千死士 (网上图片)

纵观历史上加九锡的人,多数都是实际统治者,名义上对上还有皇帝,他们篡位只是时间问题,是历史的必然。而加九锡之人(或其后代)之所以篡位实际上是禅代的政治传统在延续,有一个渐进过程,且篡位的过程和方式也不同。对于这种篡位方式,历史评价从来争议多多。

这是一个史学专门课题,且史学界并未有公论。清代史学家赵翼研究后提出过几项特点,认为被加九锡之人是“副皇帝”,篡位是禅代变异,曹魏首创,后世权臣效仿。

影视中的曹操与司马懿 (网上图片)

赵翼再加以说明,指统治者更迭古来只有禅让、征诛二局,权臣夺国则名“篡弑”,常相戒而不敢犯:“王莽不得已,托于周公辅成王,以摄政践阼,然周公未尝有天下也。至曹魏则既欲移汉之天下,又不肯居篡弑之名,于是假禅让为攘夺。”“自此例一开,而晋、宋、齐、梁、北齐、后周以及陈、隋皆傚之。此外尚有司马伦、桓玄之徒,亦援以为例。甚至唐高祖本以征诛起,而亦假代王之禅。朱温更以盗贼起,而亦假哀帝之禅。至曹魏创此一局,而奉为成式者且十数代,历七、八百年,真所谓奸人之雄,能建非常之原者也。”

网上图片

赵翼又说,自曹魏始,篡位之前会先做舆论准备,就是九锡文。王莽作为始作俑者,篡位已先受九锡,然其文不过五百余字。然而逐件铺张自曹操始,九锡文总叙其人之功绩,至三、五千字,进爵封国,赐以殊礼:“其后晋、宋、齐、梁、北齐、陈、隋皆用之,其文皆铺张典丽,为一时大著作。故各朝正史及南北史俱全载之。”

影视中的赵匡胤 (网上图片)

权势都是滔天水平,加九锡只是走个流程,但这个“面子工程”看来也要做足,但事实上,无论是否有过加九锡,这班人都已经有实力改朝换代,建立自己的政权。赐九锡自唐代以后逐渐被淡忘。到了五代十国时期,后周赵匡胤陈桥兵变建宋,重点已经不是放在有没有被授予九锡。到元明清,开国者是靠“征诛”起义或入侵建国的,自然不需要九锡。